描写春天美好景色的散文——柳染轻黄已蘸溪

  下雨时,我漫步,安步当车。
雨在水面上溅起一个个的泡泡,转瞬而逝,如同一些幻梦。
伫立桥上,已是垂柳依依,虽不是深绿,可这绿柳才黄半未匀的状态是我最喜欢的,我仿佛看到了春天的希冀和蓬勃,让枯瘦的心渐渐丰润起来。
水其实浅,不清,因为流动,尽管是城中之河,不见那衰朽的气息,这已让人欢乐。偶有浮叶流过,或是来自黄浦江吧。
居然有人置网捕鱼,居然就捉到了鱼。这虽然难得,只是在许多生活污水注入的河中长大的它们尽管也长得鳔肥体壮,吃它的人会有信任吗?
远处一小船,船上两人,其一驾船,其二在捕捞河面上偶尔浮过的垃圾。看他们悠悠从容的样子,不觉想起童年在运河上划船的情形。那水清如镜的童年夏日 呵,从船上跃入水中,那水也是甜的,游至岸边钻出,会和同伴匍匐前进去瓜地偷几个菜瓜,清水洗尘后,一拳下去,它们便银瓶乍破水浆四溅,我们欣欣然大嚼。 完后,又在水中嬉戏一番,上岸折些柳枝编成柳帽,准备回家。当然,我们是有经验的,都会在陽光下暴晒许久让下水的的痕迹隐去。然而我们中终究有人会被大人 识破,获得一顿猛揍……
这样的站在岸边遥想,禁不住笑了。
很多很多年,再也没有那样放肆的入水而戏了。不只是我们走过的山山水水,即便是故乡的小河,已经无法让我们信任了。
前几年我回去时,在那河边伫立很久,因为造纸厂和色织厂的污水的交混,长年累月,那青青的芦苇再也无法生长了。我知道那时内心的凭吊……逝去的,终究一去不复返了。
在雨中,我在冥想里获得了一刻清新的抚慰。这样的春日,虽然没去江河,但春天的桃红柳绿在这样的时刻终于在我心中荡漾开来。
远处有一老者吹萨克斯,虽时有断续,但也别有音韵,应该是《回家》。在悠扬里,我想这个暑假,我又该回一次故乡了。
故乡,即使已经没有了心灵的皈依,但故乡的炊烟,故乡的河流,故乡的一草一木,已经镌刻在了记忆深处,想起了仍有丝丝温暖。
这个雨天,我的心游历了自己的春天,那条条柳枝为我翩翩起舞,我忍不住走上前,捉住了一枝,我知道我的心在和它们共舞。
这一刻,我很喜悦幸福,因为我的心已开往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