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小品文 >

人与草木相识

【回目录】

人与草木相识

冷冰

一只翠鸟儿落在木槿细细的枝头,枝上两朵紫色的花正得意地开放。风轻吹,花枝颤动,鸟儿在枝上转头暸望,探头凝视花蕊,用小而尖的喙低头梳羽,复扬头鸣叫,这一切均在颤颤悠悠的花枝上完成,它随枝而动,从容自若,无丝毫惊慌、匆忙之态。我静静欣赏这只小鸟儿,人的生活中,如有鸟儿这样的精气神一定是快活的心境。

我常常以平视的姿态观察一种植物或动物,这在心理上先存了静气。人与动植物的生存理由平等,皆处于生物链之一节,只是人因有理性而独立思想。

人愿意了解甚至与某种动植物生活在一起,不仅是对异类的好奇,还有它们所带来的帮助和安全感。当人刻意隐藏自己时,即使近在咫尺,彼此见到的不过是虚伪。另外,历史证明,人对人的攻击危害程度远远大于动植物对人的危险。

人与自然彼此都是复杂的,相互的了解极肤浅。既共处,和平最好,那么彼此认知便必不可少。我相信,在草叶和花朵的颜色与形式之下,潜伏着人类未知的思想。它们在开放和凋谢的往复中更新自己,以此提醒我们对它们和自然的关注。在一朵花、一片叶、一只飞鸟的姿态和繁衍中,仔细观察,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常有与其类似之处。

田野里,当我将自己与一棵棣树或槐树,或者一株苍耳、马齿苋站在一起,我就成为它们中的一棵或一株,伸展着枝叶吸吮空气,根在泥土中钻进。蜜蜂从我身边飞过,扑向牵牛花的胖脸。风摇曳几下我的枝干,问候我的健康。远方,几片云正翻过山梁走向这里,如一群无所事事的游客,太阳的光影使起伏的山峦分出了浓浓淡淡的色块,阴阳之属让同一座山有了厚薄轻重似的。

我们驾驭不了自然,但是我们可以控制自己。从草木秉性中认识人性,自人性中理解草木情怀。我们不断地认识自然,想深入其中,其实自然也在不断地了解和适应人类,比如动植物的驯化、进化,环境气候的改变、植被的增减(被动除外)等等。一株草、一棵树、一只飞鸟或者一只走兽都是自然完美精致的作品,真正了解它们中的任何一个(种)并不比了解一个人容易。

别轻视对自然的认识,它是通往我们自己的必经之地。很多时候,我们的心只对自然和神开放。

选自《新民晚报》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