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小品文 >

语言失范的往事

【回目录】

语言失范的往事

周奇

如今社会语言生态,实在令人忧虑,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先生生前用八个字形容:语言失范,逻辑混乱。他躺在病榻上,对前来探望的《咬文嚼字》主编说:“(现在是)社会语言文字全面混乱时期,字也错,词也错,语法也不通,文风也有问题。”

曾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的胡乔木,生前专门为当时十分流行的“最好水平”写过一篇短文,表示对社会语言混乱的忧虑。他在文中指出:“在每天的广播里,差不多都在‘创造’着最好水平,每听到一次,我就不免难受,不免为我们的语言的前途担心。”

几年前,一位著名电视主持人,错用成语“美轮美奂”形容舞蹈,“美轮美奂”忽然在媒体上迅速流行,原本形容建筑物高大宏丽的“美轮美奂”,竟被用来形容一切美的事物,包括天上飞的天鹅,地上长的花草,演员扮演的角色,画家笔下的画作,姥姥讲的故事,乃至虚幻的世界。

成语“空穴来风“,语出《庄子》:“空门来风,桐乳致巢。”司马彪注云:“门户空,风喜投之;桐子似乳,着叶而生,鸟喜巢之。”宋玉在《风赋》改为:“枳句来巢,空穴来风。”白居易在《病中诗十五首·初病风》中表达得更加明白:“六十八衰翁,乘衰百疾攻。朽株难免蠹,空穴易来风。”从庄子、宋玉到白居易,“空穴来风”的含义十分明确:比喻自身存在着弱点,病菌、流言等才得以乘隙而入。时间过了两千多年,突然有人把“空穴来风”作了错误的释义:“比喻消息和传说毫无根据。”人们却以假为真,迅速流传开来,以致编纂《现代汉语词典》的学者们也扛不住了,在词典里对这句成语作了自相矛盾的两种释义。

一个词语用错了,不但没有人去纠正它,反而像“流感”一样,迅速在新闻媒体和出版物中漫延开来,“最好水平”“美轮美奂”“空穴来风”只是其中的三例。

记得四年前,我同《咬文嚼字》主编郝铭鉴讨论过这个问题。他问我:“在语言运用实践中,很多方面发生了变化,比如用‘七月流火’形容天气热,该判对还是判错?”我说:“语言当然在不断发展,但总得有个基本规范吧,不然吕叔湘先生为何忧虑‘语言失范’?‘七月流火’出自《诗经》,是描写夏末秋初(先秦七月)天象的,‘火’指天上的大火星,用来形容盛夏烈日当然是用错了的。我还是认为,文字工作者犹其是编辑,使用语言文字时要有点敬畏感,不能毫无顾忌。”郝先生同意我的观点。他打了个比方:“语言是一条流动的河。既然是流动的,就不可能停留在一个地方;既然是河,河水就必须在河道里流淌,一旦冲破堤岸就成了洪水。语言确实是在不断变化的,但这种变化又必须是不失法度的。”说到这里,他不无感慨地说:“说到底还是责任感问题。如果新闻出版工作者不仅意识到自己是内容的传播者,还是文字运用的示范者,大概不至于对语言抱戏弄的态度了吧。”

选自《编辑之友》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