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小品文 >

镜中映像

【回目录】

镜中映像

赵大河

我相信,高超的算命大师能从一个人的脸上读到他的历史,如同读一本传记。

理发的时候,看着镜子中自己的映像,忽然觉得很陌生。瞧,这个人!他与你面对面,四目相望。你们离得如此之近,伸手可及。你看着他,他看着你。你对他了解吗?不,不很了解。你对他满意吗?不,很不满意。反过来,也一样。人说三十岁之前的相貌是天生的,三十岁之后的相貌是自己修来的。五官,在巴掌大的地方排列有序,但世上万万千千的人,却难以找到俩相貌完全一样的人。为什么呢?因为脸上写着一个人的经历和修养,他的生活习惯,饮食,睡眠,劳作,爱情,欲望,金钱,地位,名誉,等等,都写在脸上。没有两个人的经历是完全一样的,所以也就没有两个人的相貌完全一样。我相信,高超的算命大师能从一个人的脸上读到他的历史,如同读一本传记。我打量着镜子中这个围着白围单的人,瞧,他的历史我都知道,但我为什么感觉他陌生呢?这是个问题。

把自我当作他者来审视,或者,以他者的眼光来审视自我,自我便透出陌生的气息。这个人,我与他朝夕相处,我了解他的习惯,晓得他的缺点,知道他浪费过多少时光,洞悉他内心的秘密,清楚他对自己有多么不满。这个人,你看他,曾经颇受命运眷顾,受过良好的教育,也有一定的才华,如果他足够勤奋,足够努力,他可能取得比现在要大得多的成绩。但他把许多时间虚度了,常常无所事事,闲晃膀子。这如何能让人对他满意呢!这个人,他玩起来仿佛拥有无穷无尽的未来一样,其实他明白时间飞逝,并没有多少时间可供挥霍。假如,他能活到平均寿命,大概还有两万个小时,除去吃饭睡觉的时间,真正能够用于工作的时间,不到一万个小时。这很可怕。兄弟,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一万个小时不久,更得珍惜。

瞧,他多么严肃!审视自我,并不是一件愉快的事。这个人,他看似平静如水,其实心里却翻江倒海。这是一个戏剧性的瞬间,他在此惊讶异常。你知道他有很长时间没写日记了。他曾经是写日记的。写日记的时候,他不得不面对荒芜的二十四小时。他会羞愧。他在逃避。逃避什么呢?生命的意志。记得有位哲人说,万物皆有意志,一粒种子的意志就是要展现它的奇迹,它最大的可能性,即发芽,生根,开花,结果。它要完成这一过程,这就是种子的意志。人的意志呢?

就是要最大限度地创造生命的奇迹,去完成生命可能完成的功业,去创造可能创造的一切。如果懈怠,就是对生命意志的亵渎,就是对生命的否定。

这个人,他现在被按在旋转椅上,无处遁逃。他那么无助,那么沮丧,仿佛他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理发师的剪刀咔嚓咔嚓在头顶上翻飞。这是周一上午,整个理发店只有你一个顾客。理发店静悄悄的,不知哪里放着舒缓的音乐,更增加了静谧的感觉。面前这面明亮的大镜子,繁殖着空间,让人产生幻觉。你神情冷峻,如同法官。奇异的空间。一瞬间,你感到周围的物体都在消失,剩下的唯有你、镜子和镜中人。没有什么干扰你,你可以审判他了。或者,你接受他的审判。看似最荒谬的审判,其实最真实最严厉,因为没有人比你掌握更多的证据,也没有人能比他对你进行更有针对性指证。

我们的生活丰富多彩,五光十色。我们无时无刻不在接受影像、信息。我们一刻也不让自己闲着,不是看电视,就是翻报纸,不是上网,就是看微信,再就是在虚拟世界聊天,和遥远的陌生人或者邻居不着边际地闲扯。我们越来越难以面对自我。什么也不干,在黑暗中坐上半小时,面对虚空,沉思默想,有几个人能做到。大卫·林奇写有一本书,名叫《钓大鱼》。他说一个人只有沉入潜意识的深海中,才能钓到大鱼。他经常静坐冥想,倾听内在的声音。他说,“创意就像鱼。如果你想捉小鱼,留在浅水即可。

但若想捉大鱼,就得潜入深渊”。又说,“当你潜入内在,自我就在那里,真正的快乐就在那里”。我认可大卫·林奇的方法,但我很少这样去做。王阳明强调知行合一,可是,要做到知行合一多么困难啊。我最大的敌人就是我自己。此时此刻,在大镜子前,我被动地面对自我了。于是,我看到了又熟悉又陌生的面孔,看到了另一个我。

我每个月都理发,每次都审视这个镜中人。除此之外,我很少审视自我。尽管每天早上刮胡子时都面对镜子,但没有审视。

我只是在镜子里看看胡子刮净没有,对自己的面容则熟视无睹。我不习惯审视自己。曾子说一日三省吾身,我做不到,我一个月才这么反省一次,而且还是被动的。其实,向内看,根本不需要镜子,只需要静下心来,只需要独处的时光,只需要勇气。

瞧,这个人,但愿他拥有反省的勇气。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