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小品文 >

狼的尊严

【回目录】

狼的尊严

姜戎

这年初冬的第一场雪,很快就化成了空气中的湿润,原野的空气变得寒冷而清新。

小狼越长越大,铁链显得越来越短。敏感的小狼只要稍稍感到铁链与它的身长比例有些“失调”,就会像受到虐待的烈性囚犯那样疯狂抗议:拼尽全身力气冲拽铁链、冲拽木桩,要求给它增加铁链的长度。不达到目的,小狼几乎不惜把自己勒死。小狼咽喉的伤还未长好,陈阵只得又为小狼加了一小截铁链,只有20 厘米长。然而,陈阵不得不承认,对已经长成大狼的“小狼”,新加长的铁链还是显短,但是他不敢再给它加长了。否则,铁链越长,小狼助跑的距离就会越长,冲拽铁链的力量就会越强。陈阵担心铁链总有一天会被小狼磨损冲断。

开始采取狱中斗争的小狼,对拼死争夺到的每一寸铁链都非常珍惜,只要铁链稍一加长,它就会转圈疯跑,为新争到的每一寸自由而狂欢。陈阵不得不让小狼继续忍受,面对着雪原上连大狼都难以生存的漫长严冬,它一旦逃离这个狼圈,就只有死路一条。小狼不断挣扎,更加延缓了咽喉处创伤的愈合。

小狼伤情的突然恶化,是在一个无风、无月亮、无星星和无狗吠的黑夜。

那晚的后半夜,陈阵突然被一阵猛烈的铁链哗哗声惊醒。边境大山那边传来了微弱的狼嚎,那些被赶出家园和国土的残败狼群,可能又被境外更加剽悍的狼军团攻杀,只剩下白狼王和几只伤狼孤狼,逃回了边境无人区。然而,它们无法返回充满血腥的故土。狼王在焦急呼嚎,似乎在急切地寻找和收拢被打散的残兵,准备再次率兵攻杀过去,拼死一战。

陈阵最为担心的事情也终于发生了。久违的狼嚎声唤起了小狼的全部希望,它顿时变得焦躁狂暴,急得想要把自己变成一发炮弹发射出去,又急得想发出大炮一样的轰响来回应狼嚎。然而,小狼的咽喉已伤,它发不出一丝狼嚎声来回应同类的呼叫,它急得发疯发狂,豁出命地冲跃、冲拽铁链和木桩,不惜冲断脖颈,也要冲断铁链、冲断项圈、冲断木桩。

陈阵吓得掀开皮被,迅速穿上皮裤皮袍,冲出了蒙古包。

手电光下,雪地上血迹斑斑,小狼果然在大口喷血,一次又一次地狂冲,它的项圈勒出了血淋淋的舌头,铁链绷得像快绷断的弓弦,胸口挂满一条条的血冰。狼圈里血沫横飞,杀气腾腾。

陈阵不顾一切地冲上去,企图抱住小狼的脖子,但他刚一伸手就被小狼吭地一口,袖口被撕咬下一大块羊皮。杨克也疯了似的冲了过来,但两人根本接近不了小狼,它憋蓄已久的疯狂,使它像杀红了眼的恶魔。两人慌忙用一块盖牛粪的又厚又脏的大毡子扑住了小狼,把它死死地按在地上。

小狼在血战中完全疯了,咬地、咬毡子、咬一切它够得着的东西,还拼命甩头企图挣脱锁链。陈阵觉得自己也快疯了,但他必须耐着性子一声一声亲切地叫着小狼、小狼不知过了多久,小狼终于拼尽了力气,慢慢瘫软下来。两人像经历了一场与野狼的徒手肉搏,累得坐倒在地,大口喘着白气。

天已渐亮,两人掀开毡子,看到了小狼疯狂反抗、拼争自由和渴望父爱的严重后果:那颗病牙已歪到嘴外,牙根显然是在撕咬那块脏毡子的时候被拽断的,血流不止,它很可能已把脏毡上的毒菌咬进伤口里。精疲力竭的小狼,喉咙里不断冒血,小狼瞪着血眼,一口一口地往肚子里咽血。皮袍上,厚毡上,狼圈里,到处都是大片大片的血迹,比杀一匹马驹子的血似乎还要多,血都已冻凝成冰。陈阵吓得双腿发软,声音颤抖、结结巴巴地说:“完了,这回可算完了”杨克说:“小狼可能把身上一半的血都喷出来了,这样下去血会流光的”两人急得团团转,却不知道怎样才能给小狼止住血。陈阵慌忙骑马去请毕利格阿爸。老人走进蒙古包,摇了摇头说:“活不成了趁着它还像一只狼,还有一股狼的狠劲,赶紧把它打死,让小狼像野狼一样战死!别像病狗那样窝囊死!成全它的灵魂吧!”

杨克用靴子踢着雪地,低头说:“小狼已经不是狼崽了,它长大了,它会为了自由跟咱们拼命的,狼才是真正‘不自由,毋宁死’的物种。照这个样子,小狼肯定是活不了了,我看还是听阿爸的话吧,给小狼最后一次做狼的尊严”

陈阵松开了手,小狼立即大口大口地吞咽雪块。虚弱的小狼疼冷交加,浑身剧烈抖动,犹如古代被剥了皮袍罚冻的草原奴隶。小狼终于站不住了,瘫倒在地,它费力地蜷缩起来,用大尾巴捂住自己的鼻子和脸。

小狼还在发抖,每吸一口寒冷的空气,它全身都会痉挛般地颤抖,到吐气的时候颤抖才会减弱,一颤一吸一停,久久无法止息。

陈阵猛地站起身,跑到蒙古包旁,悄悄抓起半截铁锨,然后转过身,又把铁锨藏到身后,大步朝小狼跑去。小狼仍然端坐着急促喘息,两条腿抖得更加厉害,眼看就要倒下。陈阵急忙转到小狼的身后,高举铁锨,用足全身的力气,朝小狼的后脑砸了下去。小狼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软软地倒在地上,像一只真正的蒙古草原狼,硬挺到了最后一刻那个瞬间,陈阵觉得自己的灵魂被击出体外,他似乎又听到灵魂冲出天灵盖的铮铮声响,这次飞出的灵魂好像再也不会回来了。

陈阵像一段惨白的冰柱,冻凝在狼圈里

那一刹,陈阵相信,他已见到了真正属于自己内心的狼图腾。

选自《意林》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