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小品文 >

狡猾的癌细胞

【回目录】

狡猾的癌细胞

邓刚

我在医院里体验生活,这才发现人体和大千世界一样:有千沟万壑、江河奔流,还有通讯网络、高速公路;其运作方式也与人类社会相同:有最高领导机构、下属各级单位,亿万勤奋工作的劳苦大众。难以置信的是还有破坏捣乱的恐怖分子,当然也有保卫生命和维持秩序的军警。于是就有诡计多端的潜伏,有气焰嚣张的进攻,有明目张胆的造反,有严厉残酷的镇压,有冲锋陷阵和壮烈牺牲,也有搞运动式的全面出击,竟然还有令人心痛的错抓错杀。你绝对不能相信,保卫人体的军警有时认敌为友或认友为敌,并造成无数可怕的悲剧。站在手术室里,目视“刀光剑影,血肉淋漓”,真就能联想出无数个生动曲折还有点令人惊悸的故事。

当人体受到病毒或病菌的侵害时,大脑司令部就迅速下令镇压和捕杀这些坏蛋。问题是这些坏蛋总也杀不光,所以人体里的军队和警察就时刻保持警惕,只要发现坏蛋蠢蠢欲动,就迅速出兵;有时坏蛋们来得快,藏得深,人体就来个大搜查,也就是全身发烧,来消灭藏匿的坏蛋。

然而处于劣势的坏蛋们非常顽固,产生了更狡猾更阴险的敌人,那就是癌细胞。这些家伙绝对精明,不像病毒和病菌那些傻瓜明目张胆、赤膊上阵,而是乔装打扮混迹于好细胞中间,与正常细胞一样老实安静,奉公守法,不动声色地生根发芽,小心翼翼地膨胀壮大,绝无痛感地侵袭周围的脏器。这就使大脑失去警惕,置若罔闻。不断巡逻的军警总是与之擦肩而过,对突兀而起的肿瘤视而不见。癌细胞更巧妙的战术是渗透到“群众中间”,不断地拉拢腐蚀四周的好细胞,逼使它们变质,发展自己的势力,壮大自己的队伍。一旦它们发展到相当规模的时候,就生成了可怕的、浸润在正常组织中间的癌肿瘤,凶相毕露,开始向生命叫板。

坦率地说,最初人类有些乱了阵脚,一些医生甚至认定癌细胞就是毒,所以喊出以毒攻毒,用毒蛇、毒蝎甚至毒药来与癌细胞作斗争,岂不知癌细胞的伪装恰恰与正常细胞一个样,其成分都是核糖核酸、蛋白质等。只是组织形式变异。然而人类大脑毕竟是高级智慧,无数个高级智慧的总和,也非同小可。于是人类就发明出超声、CT、核磁共振等照妖镜般的检查仪器。借助这些仪器,恶性肿瘤就无处躲藏,就原形毕露。

“犯罪分子”既然暴露无遗,那就坚决镇压:用药物药杀、用化疗捕杀、用射线烧杀、用手术割杀。战斗激烈,硝烟弥漫,无数个癌肿瘤被干掉,被消灭。而且人类还进一步发明了巧妙的“介入”战术,像工兵送炸药包一样从血管进入肿瘤内部,安放杀敌药剂,甚至能将肿瘤周围的血管封堵,切断营养供应,活活饿死肿瘤细胞。

人类似乎要大获全胜,但癌细胞的反抗却非常顽强机敏,完全像当今世界上的恐怖分子,用坦克用机枪用导弹用无数先进的武器,就是打不光,甚至越打越狂妄。这些狡猾的家伙也有着魔鬼般的精明,它们意识到自己一出现就在医学的照妖镜下原形毕露,所以有的干脆就化整为零,顺着血液向四面八方转移,有的癌细胞在摇篮里就开始发挥扩散的功能。真就令你防不胜防。

当然,生命在地球上存活了成千上万年,人类已经磨练出不屈不挠的奋斗精神,医学界不但继续发明与癌细胞正面战斗的武器,而且一直变革思维方式,从癌细胞产生的本质现象出发,对人体内的军队和警察(免疫系统)发出疑问,为什么这些保卫者对癌细胞视而不见,擦肩而过?于是更高级的手段不是面对癌细胞作战,而是想法激活人体免疫系统的“侦察员”,使它们在癌细胞初露头角,稍有蛛丝马迹之时,就能洞察秋毫,斩草除根。

那么癌细胞会束手就擒吗?

当然不会!

但正因为这种不断变化的危机,人类才活得精神抖擞,斗志昂扬。

选自《今晚报》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