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小品文 >

走在沙漠的拾荒者

【回目录】

走在沙漠的拾荒者

来到玛斯帕罗玛斯,这是全岛最靠近沙漠的小镇。使这个小镇闻名的不是沙漠,而是风景宜人的英吉利海滩。这里连着沙漠,海岸线很长,大西洋的海水非常清澈,浪花也很温柔。放眼望去,只有一条笔直的海天交接线。

即便是十二月,这里游客仍然众多,说着各国的语言。海滩边的酒吧生意很好,总有来自各地的艺术家现场演奏,年迈的夫妇在路中间相拥起舞。阳光充足的海滩,28℃的午后,一切都是振奋人心的快乐。

海滩的高地可以俯瞰沙漠。在沙漠里,两公里的路要走上半个小时,走一步就会陷下去。在地势较低的沙丘脚下,抬头仰望,看到的只是没有云朵的蓝天和连绵的沙丘,恍惚间以为自己真的在撒哈拉了。走到沙丘顶端,看到沙漠的最南边,大西洋的那片蔚蓝,一种对生命的敬仰油然而生。

只有沙漠才最淳朴,最自然。我去过的很多城市都差不多,人们穿的也大同小异。即便在土耳其与叙利亚交界处,也有国际品牌店,中东妇女裹得再严实,脚下鞋子的牌子和款式也和我们穿的一样。可是在这里,即便有电,这一片土地仍然保持着最初的风韵。

旅行途中,那些摆好姿势让游客拍照的景物已不再令我有兴致了,比如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小童雕像,比如丹麦哥本哈根的美人鱼。真正的自然,真正的人,充满了无与伦比的魅力,也只有面对真正的自然,才会使高傲的人由衷地感慨:“啊,原来我们不过是沧海一粟罢了。”加纳利的这片沙漠,不曾令人失望。

离我几步远,那里有很多老人。他们有的撑着沙滩遮阳伞斜靠在沙丘上看报纸,有的赤身站在沙丘顶端晒太阳,有的背着布包行走在沙地上,还有的躺在沙丘之间无风的阴凉处睡午觉。

我调皮地向这些老人打招呼,他们也毫不羞涩地回应说:“你好!”

在这里,鞋子是如此多余,而高跟鞋更是滑稽有趣的存在!一块布包着身体也可以,赤裸着享受风与沙的抚摸更是可以!如果一切归功于沙,那居住在沙漠中的人一定拥有最通透的生命。美丽的沙丘任凭风的吹动塑造它的形体,这些沙或许是来自那隔海相望的撒哈拉。就让那个小小的流浪梦,埋在沿海的沙里吧。

走在沙漠上,想着海的那边一望无际的撒哈拉,要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在那里建造一个家呢?每天面对茫茫沙漠,怎么会写出那么快乐的文字?怎么能发生那么多惊险动荡的故事?在贫瘠的沙漠,三毛竟然可以和荷西一起把棺材木头做成桌子,把废弃的轮胎变成了座椅,把不值钱的动物骨头变成结婚纪念品,那是一颗多么浪漫的心啊!

三毛曾说过:“等我长大了,我要做个拾破烂的拾荒人眼底下的垃圾场是世界上最妩媚的花园。因为这种职业,不但可以呼吸新鲜的空气,同时又可以在大街小巷里游走玩耍,一边工作一边游戏,自由快乐得如同天上的飞鸟。更重要的是,人们常常不知不觉地将许多还可以利用的好东西当作垃圾丢掉,拾破烂的人最愉快的时刻就是将这些蒙尘的好东西再度发掘出来。”

只有这样的内心,才能绽放出花朵来吧!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