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乡愁散文 >

《乡愁》

【回目录】

《乡愁》

“我的家乡在日喀则,那里有条美丽的河,阿妈拉说······”一首韩红的《家乡》勾起了我的乡愁.阔别已久的家乡啊,你的模样依然那么清晰的映入眼帘.我的家乡在小有名气的旅游景点千岛湖的附近,是一个三面靠水,一面靠山的世外小岛上,人称“世外桃源”.这里空气新鲜,花香鸟语,绿树郁郁葱葱,还有一条平常而又美丽的小河,河水清澈见底,静静的流着,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点点金光.这里充满了灵气,山绕着水,水绕着山,层层叠叠,相互环绕,相互缠绵.

还记得上次回那个老宅是在2003年的一个春天,(所谓老宅就是在2003年以前住过20年的根据地,由于旅游业的开发,我们那个村庄被收购,现在变成旅游景点的一个建设区.)下车还要走一段大约4里路才能到家,走过一个村庄,入我们村口的是一条平坦而又弯曲的小路通向山的深入.入口的一边只住了一户人家,好像是为我们那个村庄守护的一个岗亭,至今还一直默默的在那守候.从这里到我们村庄要走大约3里没有一户人家的路,这是一条幽僻的路,两旁的小树青翠,茂盛.这里白天也很少人走,夜晚更加寂寞,读书那时候最怕的就是留堂.这里的风是那么轻柔,带动着小树、小草一起翩翩起舞,当一阵清风飘来,如同母亲的手轻轻抚摸自己的脸庞,我喜欢那种感觉,带有丝丝凉意,让人心旷神怡.清脆的鸟叫声,满山遍野的映山红,清香扑鼻而来,此时忘却了大都市的喧闹与丑恶,忘却了生活的压力,工作的烦恼.这一刻,心跳都会在此停歇.

一个滑坡下来,集中而又稀少的18户人家映入眼帘,那袅袅炊烟在空气中弥漫着午餐的香味.一个左拐,一座红砖青瓦的平房,那就是我的老宅.房子后面的绿竹从一棵发展到十几棵啦,还有那刚刚从泥土里钻出的竹笋,笋尖上闪耀着一颗晶莹的露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刺眼.还没来得及欣赏别的,心里那种急迫的呼喊“爷爷,爷爷,爷爷我回来啦!”这时爷爷从菜园里走过来,爷爷那充满老茧充满沧桑的手老远就要过来接我手上的密码箱.看见爷爷那熟悉消瘦的脸爬满了岁月的痕迹,我的心不由酸了一下,某种液体在眼睛里盘旋.此时妈妈爸爸弟弟也都相继出现在我的身边,不由我想的太多,就听见弟弟说“姐姐你给我带什么好吃的啦?”然后迫不及待的从我手里抢过密码箱.就听见爸爸在后吼道“一天到晚就知道吃这吃那,还不去做作业.”和弟弟拉拉扯扯的把密码箱放到房间,把早已准备好吃的零食给弟弟拿出来,弟弟乐颠颠的捧着零食享受去啦.当然也少不了给爷爷准备的那份,我拿着走进爷爷身边,依偎着,塞给爷爷.爷爷总是不舍得吃,到最后还是弟弟得了口福.我拉着爷爷的手,灰暗的指甲上布满了蜘蛛网样的印记.每个指甲的根部都露出一色的黑,这黑色镶嵌在他的指甲与指肌之间,让我感到莫名的疼痛.我知道,这黑色正是镶嵌在他指甲里面的泥土,是土地的一部分.我拿来剪刀,默默无语小心翼翼的为爷爷修剪.

春天的晨曦,太阳还没有升起,家门口不远处的一湖碧水,薄薄的雾在山间环绕,犹如仙境.门前李子树的花香迎面而来,啊,深呼吸,这里的泥土都透着一种芳香.菜园子里妈妈种着各种蔬菜,一排排的萝卜,一个就有6、7斤,嘻嘻,大吧?一排排的包心菜,还有些菜,说来惭愧,我还不知道名字呢.菜园的前面有个水井,是我们整个村庄的水源.井里的水冬暖夏凉,甘甜可口.旁边伫立着一颗柳树,在温柔的春风中随意摇摆.在此旁边还有一个池塘,在荷花的季节开满了整个池塘,小鱼悠然的游来游去,一朵朵荷花,紧紧依偎着碧绿的荷叶,蜻蜓飞过来,告诉我清早飞行的快乐.

夜晚来临的村庄,夜幕笼罩着整个村庄,稀稀拉拉的几盏灯在夜幕下点缀着,从高处看,就像夜空中的星星,一闪一闪的.这里特别安静,晚上大家都不会串门,呆在自家看电视.这里就像一个摇篮,在河水的拍打下,幸福的睡着.田野里的青蛙和虫子还演奏只有它们自己才听得懂的乐曲.

还记得五月的山上到处结满了杨梅,九月的山上结着九月黄和别的野果.儿时的我,那时候都逃学和村里的小孩一起划船去山上摘杨梅,摘九月黄.嘻嘻,真不知道那时候胆子怎么那么大,一条小船载着我们几个,缓缓的划向山的那一边.把船停在岸边,我们就迫不及待的往山上爬,那杨梅鲜红的,滴滴欲坠,尝一口,酸甜入口,现在想起来还让我垂涎三尺.不过杨梅树上毛茸茸的毛虫总是让我毛孔悚然.还有那九月的九月黄,这种果实只有大山上才长的.九月黄的藤子很多很密,像一幕瀑布一样,我们爬在上面坐着,随手就可以摘一个九月黄,剥皮,金黄色的肉,丝丝入口,一股清甜.吃好啦,爬累啦,就躺在上面睡觉,那种感觉真好!

炎热的夏天是我们河里涨水的时候,清澈见底的河水里,清晰的看见鱼在里面游来游去.拿着鱼竿,小凳,带着土地里挖来红色蚯蚓,全面武装准备狠狠钓上几条.涨水过后的小河就在我们家门口不远处,很近很近,把凳子放在田边,把鱼竿穿上诱饵,放进河里,静静等待鱼儿的光临.不多时,一条条鲫鱼和黑鱼慢慢围绕着这个“天上的馅饼”研究.黑鱼最谨慎,用嘴巴碰一下后退一步,又碰一下,又后退一步,反反复复,直到自己感觉一点危险都没有的时候,就来个恶狼扑食,一口就吞下去,然后就想溜之大吉.哪不知我的鱼线已被它吞下去啦.说时急那时快,我用力一拉,那家伙就乖乖上岸啦.上岸之后那家伙还在继续反抗,力气不比水下的小,不管怎样还是让我给抓到桶里,别做无谓的挣扎啦,嘻嘻,就等着当我的晚餐吧!就这样,一条一条又一条,那个上午我钓了差不多20条.那时候感觉我们那条河里的鱼就是多,别人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村里主要也是以打渔业为生.

在这里,每户人家都和和睦睦生活着,与世无争的习惯已经让他们没有任何的想法.那时候只要谁家来了亲戚,那他家就热闹啦,大人小孩都去他家张罗,张罗着帮忙,张罗着陪客聊天.村里和我一起长大的小孩不多,庆幸的是有个女孩和我同年的,从小我们形影不离,好的可以穿一条裤子.我们一起读书,一起上学,放学.相互陪伴,让我们度过了一个美好的童年!

“归来吧,归来呦,浪迹天涯的游子,归来吧,归来呦,我已厌倦漂泊,那故乡的风,那故乡的云,为我抚平创伤······”一首《故乡的云》,一次次故乡的呼唤,在我心里久久徘徊.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