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乡愁散文 >

客居者的乡愁

【回目录】

行走在街上的时候,风停了,雨住了。一整天的,雨总是一阵接一阵地下着,街上积满了水。

下雨天总是恼人的。因为雨,人们有了偷懒的机会,有了诸多不出门的借口,因为雨,人们闲着,闲得发慌。

雨停了,街上重又恢复了以前的热闹,闲得发慌的人们又都纷纷走上街头,即便街上依旧湿漉漉的,即便弄脏鞋袜。

穿行着湿漉漉的街头,我丝毫感觉不到热闹的氛围,热闹只属于这个城市的人们,与我无关。即便现在已经华灯闪烁,即便临近春节。我都只是这个城市的客居者,我终究不属于这个城市,虽然我即将在这里度过第三个春节。

再热闹的街道在我眼中也是冷寂的。何况是在这冬雨过后的潮湿的街头。

穿过街头,穿过二桥,下一个小坡,又回到了学校。学校里早已隐去了朗朗的读书声,冷冷清清的校园,只有几盏稀疏的路灯,明明灭灭地发出昏黄的灯光,灯光散射在湿漉漉的水泥地上反射着阴冷的光。篮球场上积满了水,是雨水逼退了那些酷爱篮球运动的少年,留下的是一片凄清。

路边的小叶榕树经不起雨水的扑打,终究是零落了一地的黄叶。人生何尝不是如此。人是脆弱的,很多时候都经不起风风雨雨的吹打,越不过深深浅浅的沟坎。

一路思索地回到宿舍,这个贫民窟似的的宿舍。周边是阴森森的,没有灯光,远远望去就像深山老林里的鬼屋。岑寂、凄冷。

一楼的同事都陆续回家过年了。二楼也只剩下我和室友留守。摸索地走上二楼,空荡荡的,有些骇人。

打开灯,打开电脑,打开网页,于是便敲击着键盘开始写日志。因为有太多的愁绪堆积,无法言说,只能诉诸文字。

窗外又开始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猛然想起今天是小年夜了。家乡有过小年的习俗,小时候特别喜欢这个日子。因为这是属于小孩子的节日,可以吃到很多好吃的,可以穿上新衣服,可以从爷爷奶奶那里拿到红包。只是如今早已过了那个年岁,对什么事情都渐渐遗忘了,只是偶尔会不经意地想起以往的点滴,而后便是长时间地感慨,徒然地慨叹,终究我回不去了,永远回不去了。其间的痛苦没有人能深味。

人总是善于遗忘,但是又会痛苦地回忆起一些零星的片段,而这种潜意识的回忆往往带来无尽的缅怀与痛苦。不知道这是不是上帝的刻意安排。

思绪越飘越远,让我到底惦着家乡。已经三年没有回家过年了,家乡的模样也越来月模糊了。是我健忘,还是世事变化得太快?我想大抵这两种因素都兼而有之吧!

我曾自诩自己是一个不恋家乡的人。甚至还把网名改为“天下唯佳”,“天下唯佳”即“天下为家”的谐音,其中一层意思就是如此。然而时至今天,重新审视这个名字,是多么具有自我解嘲的意味。无奈而心酸!

屋檐下的水,滴滴答答地滴落着,滴落在我思乡的心尖上。触痛了游子的心。

……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