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微型小说 >

来自奇怪正方体的声音

【回目录】

来自奇怪正方体的声音

纳尔逊·邦德〔美国〕

公元二十五世纪的人正在呼救……全部的人都兴奋得激动起来了,在通往公共广场的宽阔大道上,挤满了当地成千上万的居民;而在首都其他地方,还有上百万的人,无法亲眼目睹这个实况,而焦急地在他们的感应器旁等待进一步的消息。这奇怪的正方体盒子已经打开了,这块巨大的大理石石块,透明、光洁、闪耀,比最高的斯库息尔人还要高上几百尺,它的每一边都超过一百间房子的宽度。几个小时前,这个方块盒子被打开了——一块光滑、上油的石块向后斜着,裂开显露一个深黑的坑洞。

已经有一班勇敢、武装的探险家进入到这神秘奇怪的正方体盒子中探查真相。他们将要出来,并且作公开的说明报告,而这件事就是目前全斯库息尔人聚集于此,屏息以待的事情。没有人知道这神秘奇怪的方盒来自何方,也没有人能够想像这方盒到底存在多久了。据斯库息尔博物馆档案的最初记载,他们预测此物在创世纪时就可能已经存在了,因为在历史上,没有一种种族有能力建造这么大的建筑物。它一定是泰坦巨人族所建,不然就是上帝的杰作。靠着感应器,这些斯库息尔人紧张地拨号到公共广场去,以便接收探险队员所传送来的“心灵影像”。突然,感应器的接收画面上出现绿色的微光,看到的人都尖叫出来:探险队回来了。杜尔,所有斯库息尔科学家的领人,站上了圆形讲台。他宽阔、聪明的前额,因过度思考出现了皱纹。他的队员也一个个意志消沉地走上了讲台边。杜尔站在影像设计机前,当他或任何人这么做时,影像机上一幕幕的影像便会开始复印到每一个站在机器前看着它的人的脑子里。而且随着他和机器的心灵感应愈强,影像愈清楚。现在每个斯库息尔人都看见自己跟在一束强烈火把后头,走下一条长长大理石通道,穿过一座地窖的门,而这扇门是由光滑石头所建造成的。几世纪之久的蜘蛛网和灰尘在地上轻轻扬起。空气中传来阵阵霉味和腐的臭味。火把高高地举向通道的顶端,它的火焰在到达顶层时就熄掉了。而后他们发现这通道宽宽地延伸到一座巨大无比的竞技常这个巨大无比的空间,使得原本看来宽广的斯库息尔广场看起来微不足道。透过心灵感应,每一个人都和杜尔一样正看到自己踩着热切的步伐向前。然后他们停住,围着一个他们一生中所见到最奇怪景象,举着火把,仔细瞧着。他们看到了一排排嵌在墙里的屉,这些屉都是铜制的,而且上面都雕刻着象的花纹。整个奇怪方盒就装满了这些屉,找不到其他东西。这些影象慢慢消失了,杜尔的思想取代了这些景象跟观看者直接沟通。他告诉他们:无可否认的,这奇怪的正方盒中,必定藏有许多的秘密,我们尚未解出。这些屉代表着什么意义呢?我们也无法确实得知,但从这些消失民族的方盒档案中,我们或许可查得一些蜘丝马迹。但遗憾的是,要开这些巨大柜子,似乎是不可能的事。就算我们花费几年工夫,并且利用最现代化的设备,也只可能打开其中的一个。而这些方盒巨大的边和错综复杂的结构都困扰着我们。假设有生物曾经建造了这些奇怪正方体,那他们的身体一定是大得让我们无法想像,而他们的结构也是我们不能了解的。在这奇怪正方体中,只有一件东西跟我们现在的机械相类似而我们会作的。杜尔转身对他的两名助手点点头,然后在一块巨石上蹒跚前进,这块石板是椭圆形的,包在一块含纤维质的方巾中,后面紧上一条巨大有弹的绳索。杜尔继续说:“这条紧在石板上的电缆非常的长,而且通到这方盒中心的每个角落。很明显地,这个石板必定藏着某些秘密,但究竟是什么呢?我们目前还不知道,必须要等到我们的工程师把它肢解后,我们才能设法找出答案。”

杜尔站上这块石板上……当杜尔站在这个按钮上时,静止的汗流在长久潜伏的贮水处流动着。此时从奇怪方盒深黑处,传来电动控制记录器的声音。人——一种人类的声音在说话——“第五十世纪的人类啊!我们第二十五世纪的人类需要你们,看在老天的分上,请快救我们。

“当我说话的时候,我们太系的星球正冲向一氯气云中,在这氯气中,我们可保几百年不会消失。所有的人类正遭受世界末日的审判,在这特殊设计的地窖中睡着,我们被迫睡在这里,直到五十世纪的来临。到那时危险才会过去。

“我们地窖的大门已经打开,如果此时有任何人存活,而且空气够新鲜的话,请这位人类拉下我们填墓大门上的门把,然后我们就会苏醒。

“假如没有人听到这个请求,或是此时根本没有人类生存,那么,永别了,亲的世界,我们这些睡在地下的残骸,将永远睡在地下了。”

杜尔重复一次地表示:“这个固体如你们所见的已越变越轻了。”

他继续迷惑地表示:“斯库息尔的人民啊!我们这群科学家对于这些事的迷惑并不下于你们啊!但你们必须相信我们科学委员会的委员将尽一切努力来解决这些困惑的事情,让大家得知真相。”

感应器上蓝色的影像已经消失。斯库息尔人困惑,惊奇地回到他们的工作岗位上,他们感到困窘,因为任何答案都尚未找出。在街角或在大厅上,在家里或在办公室,他们都避免去谈这件事。从奇怪正方体中发出的声音,并没有被任何生命听到,因为在地球上,第五十世纪的统治者是一群蚂蚁——而蚂蚁是没有听觉的。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