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微型小说 >

樱树下

【回目录】

樱树下

井基次郎〔日本〕

樱树下埋了体!这是可以相信的,因为樱花会开得那么美,真叫人难以相信。我不相信那美,所以这两三天很是不安。不过,现在终于懂了。樱树下埋了体。这是可以相信的。不知为什么,在我每晚回家的路上,竟像千里眼那样想起我房间里许多用具中最薄的小玩意儿——安全剃刀的刀刃——你说不懂——我也同样不懂——想来一切都一样。不论什么树,一旦到了盛开状态,就会向周围散发一种神秘气氛,宛如陀螺旋转到完全静止时清澄无比,像优美的音乐演奏往往伴随某种幻觉,像灼热的生殖幻化出光圈。都是会触动人心、不可思议、鲜活生动的美。可是,昨天,前天,让我的心郁无比的也是它。我觉得那种美不能相信,反而不安、忧郁起来,觉得很空虚。可是,我现在终于懂了。你可以想像一下,把体一具一具埋在这开得绚丽烂漫的樱树下。这样你大概就可以了解让我这样不安的是什么了。马一般的体、猫狗一般的体,还有像人一样的体,都腐烂,长了蛆虫,恶臭难闻;滴上水晶一般的液体,樱树根像贪婪的章鱼,拥抱着它,聚集海葵食管般的根吸取那液体。是什么造出那样的花瓣?是什么生成那样的花蕊?我仿佛看见根吸取水晶般的液体排成沉静的行列,像梦一样在纤维管中往上爬行。——你干嘛做出这么痛苦的神情?难道不是美丽的透视术?我现在似乎可以凝注眸光观赏樱花,而从昨天、前天让我不安的神秘中获得了解放。两三天前,我走下这儿的溪谷,沿着石块前行,看见水沫中到处有蚁蛉像维纳斯一样诞生,朝溪水的上空飞去。你知道,他们在那儿举行美丽的婚礼。走了一会,我遇见了奇怪的东西。溪水在干涸河滩上围成小水塘。那宛如石油流动般的意外色彩浮满塘水上。你认为那是什么?是几万只数不清的蚁蛉体。它们重叠的翅膀毫无间隙地覆满水面,汇聚成光,流泻出油一般的色彩。那儿就是它们产之后的坟常看了以后,心里觉得很不舒服,但也况味到挖坟嗜者那种残酷的喜悦。在这溪谷中,没有一件东西让我高兴。只有黄莺、大山雀和让白色光泛出青烟的嫩叶衍生出模糊朦胧的心象:我需要惨剧。有了这种均衡感,我的心象才会明确。我的心像恶鬼一样渴望忧郁。只有忧郁在心底慢慢形成的时候,我的心才会缓和下来。——你擦擦腋下,出冷汗了没有?我也一样。没有东西会使它变得不愉快,想来一定黏如液。这样我们的忧郁才会完成。啊,樱树下埋了体。根本搞不清楚这体的空想由何而来,总之,体现在已跟樱树合而为一,不管怎么摇动,也无法从脑海里驱除。现在,我觉得我有权利喝赏花酒,就像村人有权利在那樱树下举行酒宴一样。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