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山听雨

龟山听雨

董发亮

早就想登龟山,寻找我曾经留存在龟山上的那个美丽祈祷。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当时我在商州求学,周末,一帮同学相约登上当时的南秦龟山。在山上,同学们让我这个爱倒腾文字的写一首诗并许个愿,特别是几位风华正茂的女同学。末了,大家都写了所谓的诗也都许了愿。同学们许的愿我不知道,唯独我的愿“学业有成,多挣钱孝敬我妈”成了大家感动的话题,并被同学们提议将这个壮美的愿望封存在龟山龟头大垭岭那棵古槐下,让青山作证,请龟山祝福这个普通平凡的愿望早日兑现。但就在第二天,我接到了母亲病危的电话。当我含着泪赶回老家丹凤,在病床前哭着诉说我在龟山为母亲许的愿时,母亲没有血色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可能是医治及时,也可能是孝心动天,龟山福佑,母亲竞奇迹般的走出了鬼门关。结果是母亲看上了儿子给她买的电视,穿上了儿子为她买的新衣,这么多年了,龟山已成了我心中的一方圣地。然而,人就是这么怪,心中越有它,却往往远远地望着它、守着它、想着它,龟山永远在我的心里,不在我的脚下。

龟山不高,没有人们想象中的那样高峻挺拔,却像巨龟腾空而起雄视丹江,灵佑商州。龟山不险,却常山抹微云吐紫岚,水活山流碧,木秀鸟啄香,一方美得养心、养神、养眼、养体的休闲胜地,这是昨晚我写在日记中的一句话,本想用此钓朋友的胃口,约几位知己一块儿上山,没想到今天起了个绝早,又是周末不想打扰友人,就索性一人独行了。

沿看龟山新修的青石路,我很想让凝重的脚步化作一把长尺,丈量丈量商洛人这些年艰辛创业的历程,丈量丈量美丽的龟山是长高了还是长低了。就这样走着,就这样踩在青石砖铺就的山道上,此时此刻,大地的质感和龟山的灵气让我的双脚也有了种神圣的亲和感和敬畏感。我轻柔的脚步怎能丈量出龟山昔日荒芜荆棘的人文历史,怎能丈量出今朝彩虹飞架、楼台仙阁、鸟语花香的山青上云气、松青延月华?我轻吻着龟山泥土青草的芳香,一口气登上了龟山广场,举目北望,蜿蜒的通江大道上,如蚁的车辆和行人在不停地蠕动,鳞次栉比的楼房沐浴在夏日的阳光下,显得无比雄壮。此时,用深情的目光抚慰身旁的蒲公英,用灵魂的触角感受龟山的神奇、沉静与壮美,用感恩的心灵去体味记忆中的荒山野岭,如今寻常百姓的休闲胜地,生态乐园,这种感觉、这种心境,是如此的美妙呀!

天突然变脸了,走着走着雨就来了。风声、雨声,眼旁朦朦胧胧的丹水绕城,眼前朦朦胧胧的青石台阶,雨中的山道,雨中的楼阁,就像诗人平平仄仄的诗行,在雨中变得古典浪漫了起来。猛抬头,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她是我在州城经常遇到的一个熟人,虽然直到现在还不知道她姓啥叫啥干啥,但每每遇到她,我就有一种亲切温馨的感觉。她那清瘦朗然的面庞,特别是那眼神,若在梦中我定会疾步上前扑在她的怀中。对母亲的思念让我每次遇到她就不走神地看着她。她有时对我笑笑,好开心呀,我也对她笑笑,不知她怎样看我,但我知道我为啥每次遇见她就失态。雨突然间变大了,可能是我的失态惊了老人,老人跌倒在我的面前。我忙上前扶起,老人右脚扭伤,好在不几步就到了长廊下,待老人坐稳后,我告诉她我曾在制药厂干过,懂得些跌打损伤疗法,就这样,我竞神奇地就像对母亲一样为老人揉起了扭伤的脚,看到一脸不解的老人眼角涌出了泪水,我强装笑脸,伴着雨声同她拉起了家常。原来,老人的家就在龟山脚下,而今逢上了好世道,过上了好光景,龟山也修建了公园,这里就成了老年朋友修身养性锻炼身体的好地方,没想到今天上山早,又赶上了雨,不慎跌倒遇到了我。

当我对老人说起我的母亲,并说起我曾在二十多年前在这里为母亲许的那个愿时,我惊诧地发现,老人脸上的表情竟然就同当年我赶回家病床上母亲的情形一样,顿时,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感情的闸门再也挡不住埋在心里的泪水,就这样,在龟山上,一老一少,一对泪眼对一对泪眼,演绎着一个真情与亲情相涌的人间诗话。这真是天意呀!要不是登龟山,我怎能有如此的幸运,与活着的“母亲”相逢在我曾许过愿的龟山,要不是路遇活着的“母亲”,我怎能有如此强烈的幸福感,这就是我们这些平凡人的龟山,这就是我们这些老百姓的龟山。

雨中的龟山绝美。柔情似雾的雨丝纷纷扬扬,浸湿了龟山碧绿的羽衣,新修的青石路上,不经意间变得更洁白了起来,湿润的空气中夹杂着植物的丝丝馨香,沁人心脾,松叶在风雨的抚摸中窃窃私语,一切都是如此的清爽,如此的和谐。然而,龟山的雨说来就来,说走眨眼就走了。雨后的天空显得格外明净,空气像过滤了一般洁净、清新,特别是刚被雨水洗礼过的那些小花小草,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深深地一吸,整个人都醉了。

一阵清脆的鸟叫划过头项,循声望去,几朵洁白如雪的云朵悄悄爬在了山头上,龟山像刚沐浴过的美女风情万种,清爽宜人。树丛中的鸟儿也显得十分活跃,叽叽喳喳像在说笑,像在对歌。忽然两只麻雀朝我飞来,嘴里叽里咕噜不知说些什么,刚一走神,那麻雀已站在对面翠绿簇拥的枝头上,像一对情人依偎在一起,那神态、那甜蜜的叫声让人有种难于名状的羡慕。再一留神,不远处的枝头上还有几对鸟儿,正对着刚才两只麻雀飞来的地方叫,呵!对面公园新修的画廊下有几对依偎着的青年男女,此时我才恍然大悟,鸟通人性,鸟儿也学人在这雨后清新的环境中约会,在这种情形下的人和鸟、鸟和人、人和龟山是多么地和谐优美呀。龟山呀龟山,这里面不知有多少可爱的生灵正在孕育,不知有多少鸟儿正在筑建新家,难怪龟山公园开园以来,商洛摄影圈冒出一群守看丹江河拍鸟的小群体,难怪登过龟山的许多朋友说龟山有许多清脆婉转的鸟儿在歌唱。

面对满眼蓊郁葱翠的龟山,我在想,一个已成为鸟儿家园的龟山,必是州城人生态休闲的乐园,特别是雨后的龟山。

龟山听雨,雨滴中,我的心灵在洁净中升华,思绪在蓝天中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