枕边听雨

 绻卧于孤枕,演绎着我的梦。可是,我的梦在无何有之乡梦着我的枕边,为何生起细密的心事,让我的梦不来抚慰我的枕?聆听茶香味的枕,迢迢地从窗渗来黑夜的步韵,呢哝的碎语,潇潇的是雨的旋律,绵绵的是枕边的梦乐。呵,枕边听雨,听雨听诗?今夜无眠,伏枕而听,听得真切,听得恍惚,淅淅绵绵,化雨化诗……

宋朝词人蒋捷的《虞美人》:

少年听雨歌楼上,

红烛昏罗帐。

壮年听雨客舟中,

江阔云低,

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

鬓已星星也。

悲欢离合总无情,

一任阶前,

点滴到天明。

啊,悠长悠长的人生的雨,悠长悠长的旅途的雨,漂白了青丝,漂皱了润泽,漂空了心田,轻雨、晴雨、暴雨、微雨,绵密的短暂的疯狂的欢乐的忧愁的执着的轻佻的纠缠出一曲人生的虞美人,浸渍着时间的沧桑,一任阶前点滴,一任身前点滴。今夜,悉悉索索,敲窗敲心,一任枕边,化雨化诗……

绵延起伏的思绪,宛若绵延起伏的山,望断绵延听断绵延思断绵延幻断绵延,不知绵延到何方?我在山的这头,山的那头是什么呢?是山、是海、还是烂漫的飞花?我不知道。也许不是山不是海不是烂漫的飞花,仍然是绵延起伏的思绪。看,白云在山的那头缠绵、缠绵……

缠绵的白云鼓荡摩挲着,以其固有的绵密与疏旷,以其固有的恬适与执着,以其固有的孤寂与活色,刚柔互济的哲性和灵性,鼓荡着摩挲着,一个雨季,一个潇潇洒洒的雨天,粘沾的腻腻的下个不停。车在雨中穿梭,有破幕的感觉,但不知是人在破幕还是车在破幕。你看,那漫天的雨宛若一帘帘雨幕,穿破一帘帘的雨幕,还是一帘帘的雨幕。那一望的绿啊,是我的天,是天的地,人在绿的天破你的雨幕,可是,前方还是一帘帘的雨幕,回首,身后又是一帘帘的雨幕……骤然停下!雨幕的帘外,雨幕的帘内,飘浮着粉红的雨伞,恰似波光上的轻舟,恍惚一女子,雨云般的微笑,雨云般的流眸,在雨幕上荡漾,在雨幕上飞扬……

枕边的雨飞扬,枕边的梦悠扬。一方绿洲,一望绿原,一漾绿波,散落些村舍,点缀些袅烟,蜿蜒着的青溪,溪岸的百合在风中摇曳,摇曳在我的枕边,枕边的雨,化雨化诗……枕边有雨,梦着那雨。黑夜的步韵,呢哝的碎语,潇潇的是雨的旋律,绵绵的是枕边的梦乐。呵,枕边听雨,淅淅绵绵,入雨入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