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窗听雨

喜欢,隔窗听雨。如坐在一个人的心槛上,听她用喜怒哀乐来诠释自己的心事。

又是一个雨夜。“滴答、滴答”,一串忧伤的脚步,把我从梦中唤回。我赤脚轻轻走到窗前,静静的聆听,怕惊扰了这如烟似雾的吟唱。我裹了几层粉尘的心,一下子被融化澄清。透过尘世的窗口,雨声跌宕起伏,由远而近,又有近而远。重重叠叠,错落有致。

喜欢听雨,是因为懂它的全部,与它的灵魂犀犀相通。我原本是不喜欢下雨的,因为有雨的日子,心是凉的,情绪是低落的,连呼吸也变得格外沉重。多愁善感,是一个人的天性,还是走火入魔?这样不由自主地将自己深陷进去,是无奈,还是无病呻吟?到了还是处在做梦的时期,不管时光怎样打磨和沉淀,都无法将我稳定成听风是风,听雨是雨的状态。夜是孤独的,雨,便是最好的陪伴。徜徉在清灵的境界里,尽收眼底的是雨的精彩。这一串串透着灵气的珍珠,穿过前世今生的记忆,从天堂上滑落尘间,惊艳了孤独的心。雨滴没过夜的指尖,不停的跳动着,如一串串闪烁的音符,拨开夜色的弦,跳动在雨的心底。

思念江南的雨,便不由自主地走进了戴望舒诗中的雨巷。一行行沾了雨露的诗句,飘着丁香,婉延在姑苏城内。镀了墨的青石板,一如既往地等待着那把油纸伞,不想再次错过。听雨,不只是听雨声,而是听弦外之音。雨,像是受了惊吓,越下越大。那混乱的脚步,不停地撞击着偶尔闪过的车辆,和眼前的这扇窗。我收敛了目光,按了按浮起的内心,起身离开。因为,怕打扰,更担心会有雷电来偷袭。

世间总是那么多的不如意,不管活得怎样谨终如始,大度大量,都难逃一劫。回到床上,心还留在雨里。有人说,喜欢听雨的人,心里装满了思念。我不知道该思念谁,会有一个让我久久等待,满心欢喜的人吗?我不知道,这个人该有多好,甚至完美无缺,无限度地占据我整个内心的容量。如果有,也是前世里的印迹,被雨水冲刷到心槛上,闪烁出模糊的记忆。再或许,是我真的忘了,在一次流漓颠沛中,彻底失忆,再无法缝补过去。雨,还在继续下。那清灵的滴答声,变得如此熟悉而温馨。像催眠曲,渐渐模糊在我的意识当中。我可以放心地睡了,不带一丝牵挂和惊慌,枕着这雨声,安全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