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心听雨,别有一番诗意

四季的风景之中,我是最爱雨的。

无论是春天的绵绵细雨,夏日的倾盆大雨,秋季的淅沥小雨,抑或是寒冬的瑟瑟丝雨,我独是爱它的。在我眼里,雨是有其色彩的。春雨像是粉色,“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如同一个娇羞的少女般,粉嫩嫩的,娇娇欲滴;夏雨是绿色,绿荫浓重,滂沱大雨一洗,纤尘不染,碧绿得发亮;秋雨则是金色,一场畅快的秋雨过后,一地庄稼成熟了,漫山的金黄色,给秋天的雨染了层闪闪发光的金色;那么冬雨,应属灰白色。

远处寒烟如织,薄雾轻笼,似给雨披了层轻纱,摇曳在云烟之中。朦胧的天色,枯草纵横,这雨下得如此安静,又不着痕迹。唯有萦绕于耳畔滴滴答答的雨声,不绝于耳,十分动听。是的,我爱雨,更爱听雨。

前些日子,我搬了家,不过是从小区的一面移至了另一面。本以为阳光不好,待见到屋内的样式时,欢喜极了!厨房和盥洗室的边上都有一扇大窗户,打开窗户的刹那,我惊呆了,窗外是一片空阔的原野,尽管已是入冬,草色枯黄,枝叶败落,可在我眼中依旧是那么的生动。寒冬又何妨?等待来年春天,又将是一派“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的春暖花开的景象,我心里这样想着。

冬已渐深,寒冷的气候扑簌簌地来了,令人猝不及防。冬日该是要看雪的,可在上海这个繁华的都市,雪是极稀罕的玩意,求之不得。倒是雨十分慷慨,印象中,从鸟语花香的人间四月始,到如今的寒冬腊月,雨季是一场接着一场,可算是便宜了我这个贪婪的雨客。

常常是倚了半窗风,静静地听雨。清晨醒来,听见雨从夜里下至天明,缓缓推窗,烟雨濛濛,不禁想起了秦观漠漠轻寒上小楼的情景,“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真真是淡烟疏雨。雨丝横斜,随风飞舞,仿佛是在向我弯腰招手着,对我说:“我一直在等你啊”。我内心的欣喜自是无以言表,对雨的情感很微妙,妙到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注满了恰到好处的喜悦。在与雨的对视中,此刻,我是快乐的。

最奇妙的要属静夜听雨。在家乡,我的床铺永远是横在窗前的位置,那是奶奶对我的厚爱。但她并不知道我是那样地喜欢雨,或许是冥冥中的注定,让我得以在落雨的夜晚与它贴着心地交流,纵是不语,单是聆听雨的声音,已足够我一夜安眠了。千年前的韦庄是否亦如这晚,在江南的夜里独自听雨,伴雨入梦,才挥手写得:“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的锦句?想必亦然。

夜里听雨,能引起许多的遐想,况且是夜幕降临时分,灯火熄灭,万物静寂,最适合冥思。这时,有雨敲窗,自遥远的天际飘下来陪你,听你诉说心底最深沉的秘密。你在听雨,雨也是在听你,正如汪国真先生所言:“这世界上许多东西在对比中让你品味。心晴的时候,雨也是晴;心雨的时候,晴也是雨。不过,无论怎么样的故事,一逢上下雨便难忘。雨有一种神奇:它能弥漫成一种情调,浸润成一种氛围,镌刻成一种记忆”。在安静的夜晚,听一场雨的心事,即便我什么也不想,只是听雨淅淅沥沥,绵绵不绝,那感觉实在是美妙无比!

古往今来,雨都是无数文人墨客笔下不可或缺的风景。你看他们极致的描摹,雨是那样地生动了起来,仿佛那些诗里的景色一一铺展开来,呈现在你的眼前了。雨在李商隐的心里是: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在苏轼的眼里是: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在晏几道的笔下是: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在纳兰性德的思愁里是: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深秋雨。

人人都说江南好,江南烟雨更是迷醉了行人的眼、远客的心。记得去年仲夏,我与几位远道而来的姐姐一同前去乌镇相会,次日正逢下雨,那雨下得急匆匆,却不盛,我们在雨中漫步,喜不自禁地迎着这场江南烟雨,诉说衷肠。那场雨,下在我们心里,是情,是暖,是远别重逢。

我喜欢楚笛在《春雨》里描述的江南的雨:“江南都喜欢青砖,素素淡淡地立在田野里,间或有一阵雨滴答在瓦上,漾起一片灰色的温柔”。那么张爱玲身在秋雨中又是怎样的一番心境呢?“雨,像银灰色黏濡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秋的世界”,这场雨落在她的心里竟是一张网么?她是否亦如往日,微微抬头一副冷艳,目光寂然,一点墨便是一笔素绝?无从知晓,一场雨淋湿了她整季的寂寞吧。

汪国真先生在《雨的随想》中有一段描述正是我心中的写意,感觉他是我心底的知音似的。或者说,文人应如是。他说:“在小雨中漫步,更有一番难得的惬意。听着雨水轻轻叩击大叶杨或梧桐树那阔大的叶片时沙沙的声响,那种滋润到心底的美妙,即便是理查德.克莱德漫钢琴下流淌出来的《秋日私语》般雅致的旋律也难以比拟。大自然鬼斧神工般的造化,真是无与伦比”,绝也!我最喜爱的音乐也莫过于理查德,即便如此,这雨水轻叩枝叶的声音竟更胜一筹,那是来自于大自然的天籁之音,自然是美妙绝伦。

此时,若有一个人携手漫步在雨中,他撑着伞,她挽着他,那又是一副鲜明的图画。不禁又使我想起戴望舒的《雨巷》,那个丁香花般的姑娘,一定是身着淡彩的旗袍,手执一把木质的雨花伞,挽起发髻,眉如远黛,明眸善睐,朱砂微漾,一步一落花,一蹙一闲愁,她似乎也在等待江南雨里的归人吗?多么希望,他和她,正相逢。

消得几日闲暇时光,并无甚事,只听了多日闲雨。春有百花夏有荷,秋菊残败冬梅来,但在平常人家,极少能见到梅花,傲雪寒梅更是难以得见。然而,平凡亦有平凡的雅趣,倚窗听雨是再平常不过的了,雨便是这平常人家眼中冬天里的花啊。雨落在心里,漾出了一朵又一朵的花儿,永盛不衰。

冬虽肃杀,雨落成花。我施施然地停在了这场雨里,心静如水,只愿,永远沉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