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窗听雨

喜欢雨,喜欢在每个下雨的时节,独坐窗边,聆听雨的独奏,用心触摸雨,感受她四季不同的美。

春雨,魅如丝。清晨,雨悄然的洒着,透过窗子,轻轻地抚摸你。在这时,只要你闭上眼睛仔细聆听,就会听到细细的“沙沙”声,那是精灵们踩过树叶发出的声音。远处,房屋朦朦胧胧,近处,植物却在细雨的冲洗下,显得格外青翠欲滴,这让我想起了“润物细无声”的景象。春雨,充满了温柔,总让人不忍用雨伞隔离了她,想要走进雨中去更加亲近她,我享受这雨的静谧与幽深。

夏雨,应该是激情的产物吧,无论何时总是热情洋溢的样子。黑压压的乌云聚拢在一起,那道让灰蒙蒙的天空霎那变得似白昼的闪电,像是乐章的指挥员一样,猛地一挥指挥棒,噼劈啪啪!叮叮当当!铜钱大的雨点饶有节奏地打在玻璃窗和铁瓦上,像掉了链的珠子,又似开了闸的水龙头,又密,又急,“哗啦啦,滴答答……”不停地演奏着乐章的前奏。

天空,似乎更阴沉了。“喀嚓!”又一个大炸雷!好象炸裂了天河,瓢泼大雨哗哗地下起来。一道道电光划过,树枝在风雨中发狂的摇摆。房顶腾起一团团白雾,房檐的水流像高山瀑布般泄下来。不一会儿,街道上,院子里成了一片汪洋,大风掀起一层层水浪,汽车溅起一米多高的水墙。此时此刻,我们好象坐在一艘正在风雨里破浪远航的大船上。

秋雨,萧瑟伤感。“梧桐叶上潇潇雨”,一句诗,七个字,却将一幅秋雨图描绘了出来。读了这句诗,一种凄凉的感觉油然而生。秋雨潇潇,经历了夏雨的热烈,好像已经没办法再那样富有激情了,只是一场雨,便洗去了夏的炙热。秋雨霏霏,一丝一丝地飘着,细密的雨丝在天地间织起一张灰蒙蒙的幔帐,像银灰色黏湿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秋的世界。天也是暗沉沉的,像古老的住宅里缠满着蛛丝网的屋顶。那堆在天上的灰白色的云片,就像屋顶上剥落的白粉。在这古旧的屋顶的笼罩下,一切都是异常的沉闷。

冬雨,经历了春夏秋的历练,雨已褪去了外衣,升华为更纯洁的精灵——雪,一种能够令人产生多种情绪的东西……当窗外那柳絮般的雪花,纷纷扬扬地从天而降的时候,当大地被雪花装饰得更纯洁美丽的时候,站在窗户边上,望望它们,会有许许多多的感觉:它们使我心情愉快,即使是遇上了不痛快的事情,雪也能洗去内心的隐晦,雪,仿佛可以融入内心,心也开始变得轻盈洁白。

经历了四季,雨的生命便走到了尽头,我在窗内见证了雨的一切,从温柔到热烈,再到萧瑟,最终升华为纯洁无暇的存在。而我的轮回要经历到何时?谁会为我见证?谁又是我的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