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庙听雨

黄梅时节家家雨,山色空蒙处处蛙。古庙听雨观自在,煮茶论道说莲花。

又是一场夏雨,烟雨朦胧。奶白色的乳雾弥漫山间,田野。群峰不见了,在下个不停的雨中,只见崇泗岩寺前挺拔的青松,碧绿的塔柏,远处的山峰,象躲迷藏一样,忽隐忽现,飘浮不定。

哗哗的雨声打破了千年古寺的寂静,茶室边荷花池睡莲在笑,几只青蛙在池边上下蹦跳做游戏。大修行天毅法师拿出珍藏很久的野生石斛,在壶中煮煎,大殿里飘着的檀香和着石斛的香气,弥漫着整座庙堂。

我们一块儿去拜会法师的四个人,央求法师给我们说说法,天毅法师说:不可说、不可说,禅宗讲:不立文字,以心传法,明心见性。我出家后一直在找心,找了二十多年,从去年开始才慢慢有些着落。我现在要用“精、气、神”把“心”拴在菩提树上,不让他乱跑。在前两年一次佛教协会组织的讲经说法会上,安排我讲《般若波罗蜜心经》,我讲了81种心:心是如来、心是真我,心是真如,心是无极,心是元炁。。。。。。

此时的我,喝着飘香的仙汤,听着夏雨打在荷池咚咚的响声,看着夏雨一阵紧一阵的下着,心已和着雨,回归大地。心在哪,心在心水间。。。。。

城里的雨是打在水泥地上,打在铝合金的门窗上,发出令人厌烦的叮咚声,山中古庙的雨,是落在荷池睡莲上,滋润着荷叶和花蕊,无声无息;洒在寺前的松针上,留下串串珍珠;飘洒在石阶前小水垱里,浮现出朵朵小白花。

整座庙被朦胧的青翠包围,口里品着香甜的茶水,眼中挤满了的青翠。山鸟哪去了?在这寂静的深山,没了鸟声,沉寂的我在找我,我是谁?

雨还在下着,茶还在煮着,我还在找着灬

2015年夏于英山温泉镇崇泗岩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