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栏听雨

黄昏时分,一场秋雨悄然而至。雨丝细细密密,在空中扯起了一道薄薄的纱。高楼、树木、车辆、顶着小花伞的行人都影影绰绰被笼在了薄纱中,俨然一幅真切的写意水墨画。四周静谧安宁,只有雨丝轻轻拍打着窗外的广玉兰,仿佛拍打着心灵。

沏一壶茶,端一把凳,斜倚在阳台上。卸下一天的劳累,超脱尘世的纷争,任思想漫无目的地放飞,让心绪自由自在的翱翔。把身、心都溶入浓浓的夜色和轻盈的雨声中,那情、那景、那舒坦劲,逗得浑身的毛发都想着翩翩起舞。

好久没有如此心无旁骛,如此安逸放松地独处了。上班下班、家务琐事、人情往来、朋友应酬,为了生存忙忙碌碌,生活就象上足了发条的钟摆晃悠个不停。难得这样的悠闲难得这样的享受。

深秋当是淫雨霏霏,秋风秋雨愁煞人的时节。然而,眼前的这一场秋雨却透着轻盈和温柔。抬眼,绵密的雨丝在乳白的路灯中飞扬飘舞。倾听,雨丝打到树叶上发出“沙沙”的轻吟,沟起人遐想涟涟。脑中闪现出杜甫的“好雨知时节,当春仍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杜甫吟诵张扬的是春雨,但那份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意境却是何等的相似,相近,相吻合。

是啊!“润物细无声”,岁月徐徐默默地在改变着人。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回眸一步一步蹒跚行来的人生。从风华年少到已知天命,从血气方刚到老成持重,从人生的春天眨眼到人生的秋天。其间,花开花谢星转斗移,有成功的庆幸也有失落的悲哀,有不少的感慨,也有无数的遗憾。性格里少了血性多了犹豫,平了棱角长了圆滑。时间是最伟大的雕刻家,环境是最无情的恩师,它们总是在潜移默化中熏陶着人。生活就象一盆冷热正到位洗脚水,看着混浊泡着舒服。随它了,日子还得一天天过,人生还得一步步往前走。

一阵风来,些许雨丝洒落面颊,带来阵阵的凉意。夜色渐渐浓了,先前对面亮着灯的窗口幻化为了一个个黑洞,雨也下的更紧了。刚才“沙沙”的轻吟变成了“答答”的敲击。初秋高爽朗清,总是让人充满憧憬和向往,期盼收获的硕果。而深秋的连绵细雨则常常勾起对亲人,对朋友丝丝缕缕思念和牵挂。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一场秋雨一阵凉,一份牵挂一片心。远在他乡的亲人身体有恙无恙?工作事业是否顺顺当当?同处一城的好友是否已入梦乡,还是在为明天的劳作计划盘算?诸位亲朋好友虽不能西窗共剪,夜雨共话,但希望我这丝丝缕缕的思念和牵挂,能借助这浓浓的夜色和飘舞的细雨传递给你们。

雨还下,夜已深,茶已凉,人感累,还是抛开一切思想到梦中去找寻自己的自由王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