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夜听雨

哐当,虚掩的窗子开了,起风了,我在睡梦中被惊醒。窗外是黑沉沉的夜。

下雨了,唦唦唦的声音,是雨点洒落在一排排枝繁叶茂的樟树林里发出的;滴滴嗒嗒,是雨点敲打荷塘里密密实实的荷叶发出的;叮咚叮咚,是屋檐水汇入下水管的鸣唱声。夜雨合奏曲里,仿佛混杂着农舍传出的几声狗吠,还有一辆不管不顾别人安睡而肆无忌惮轰响着驶过的“电毛驴”……

雨停了,风声,雨声,狗叫声,“电毛驴”驶过的疯狂轰鸣声,都消失了,窗外又是一片滞寂。可她的声音,几十年从未在我心灵深处消散过。在这四周寂然的秋夜,她的声音好像带着夜雨的湿润,依然是那样的清亮、甜润可又有一丝清冷。

那是一个秋的初夜,雾蒙蒙的山雨,过早地将傍晚的一点余光收走。刚从工地回到家,年轻的我和她,发生了第一次不该争吵的争吵,她的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她冲进雨里。下山的路,那是一个起起伏伏的长坡,泥泞的山路,使我无法加快速度。她的身影忽而出现在凸出的山路上,忽而又隐没在山间槽子里。五十米,六十米,我和她,始终就是这么点距离。可就是这么点距离,使我们再也未能心思沟通,铸成永久的隔离。秋天的雨声,没有春雨的怡人,也没有夏雨的热情,只有几分凄凉,预示着冬的寒冷将要来临。她走了,几次次,只有在梦中见到她。

秋夜,雨后,路灯昏黄。诶,那深山远播的撩人心弦的声音,在冷风里迷迷糊糊地传来,我看到一株快要凋谢的白丁香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