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如戏

记得童年,下雨对于我来说总觉得不是件坏事,我爱雨……爱它神秘的源头,爱它落地前如串串珍珠或是飘如羊毛的样子,爱它的远去的沉默无语。毫无所求的来让它潇洒着离去!

听雨是一件让人十分享受的事,尤其是晚上躺在床上,在一间本身就是漆黑的房间里闭上眼睛,聆听原生态的自然之声,使自己的各种压力在自由松弛中淡化消失。我想这是上天的赐给所有人温馨的礼物,对于追求幸福而物质资本平平的有心人更显得重要,因为物质条件我们不得不承受着生存的竞争与压力,对于豪华版的享受只属于豪华派的贵族,下点小雨让我们这种贫民也有生活的享受,感到世界上美好的温存。

听着那潺潺小雨进入梦乡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那雨声旋律似有似无,就像佘太君向宋仁宗要来了世间罕有的彩礼——八两琴音,姑且不说宋王有没有这个能耐,任凭杨八姐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独享,就当是伴着大家度过一个温馨的夜,享受罕有的东西是真正的弥足珍贵。那八两琴音虽然是戏文的杜撰,但我相信杜撰者的才华,就这样八两琴音足足可以让人在一个紧张狭小的环境里得到戏曲性的释放;就这样八两琴音足可以让人在一个难以预料的社会里看清固有的定局。听,静静地听,让自己沸腾过火而导致疲惫的心随着这清凉的旋律静下来,得到一个短暂的休息!

雨下的一般是时急时缓,多么像一个幽咽哭诉的女人,这个女人我想象不出她像谁,是窦娥还是秦香莲。窦娥是一个从头到脚都透着冤气、怨气,阴气太重,所以她像一个在傍晚时刻望日出但大限已到的人,终归见不上明亮的太阳,她在极不平等中责地怨天,所以关大师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戏剧性的结局。而秦香莲的冤屈则是三江水也洗不尽的,这是戏词夸张生动的一面,我承认秦香莲比不上窦娥冤屈,或者说由于性质不同根本没有可比性,但我相信秦香莲更加艰难,在一个没有神鬼的年代,她生有儿女她要食人间五谷,但一个女人在那种处境中多么像个泥人,在阴暗的角落流泪,等泪水流多了,自己也就开始散落消失。但她没有,她以坚强的骨梁站在了坚硬的岩石之上,用执着的音符在正义的五线谱上高唱,最终在一个黎明见到了太阳。梦醒来是苦雨一场……

雨!不管是甜的还是苦的,但它旋律一定饶有芬芳。人要有追求美好的意向,也要有享受苦难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