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听雨

夜幕渐渐降临,落了一整天的雨会不会随着夜的静止而停下疲倦心酸的脚步?还有细雨中懒散飘逸的思绪会不会因为小屋飘出的美妙音乐而停歇?

缘于自己,源于飘着细雨的五月,我丝毫没有收敛放飞自己心情的意思。随着从小屋弥漫开来的舒缓音乐,“心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时而漂浮,时而跌进最低谷。曾经的开心,曾经的释怀,曾经的 …… ”把五月浓情的夜,装饰的优雅而淡然。

穿插着跌宕起伏的音乐,丝毫没有影响我倚窗听雨的美丽心情。那舒展着苍绿枝叶的梧桐,沐浴在细雨中,听雨唱歌。我不知道,是从天而降的雨滴惊扰了梧桐的静寂?还是因为雨打枝叶才给雨夜梧桐装配了立体和谐的自然韵律?我只知道,窗外能唤醒感觉的,只剩下深院独舞春秋的这棵梧桐了。当雨滴从枝叶滑落的那一瞬起,雨滴是落地无声的。它不卑微,虽然无法逃脱粉身碎骨的宿命,我相信在它落地的那一刻,一定会晶莹剔透。

细雨如丝,唰唰又唰唰,梧桐允吸着自然恩赐的甘露,唯有在这样宁静的夜里,它能读懂雨的热情,聆听雨的放歌。

就在这宁静且又不宁静的夜里,我听到雨打枝叶的叮当,很浑厚,很凝重,很有力量。敲在我心口的,是寄托于雨夜思念里的最强音效。此刻的梧桐,和我一般。莫非是雨对绿叶的情意缠绵才与上苍约定,约定给五月的浓情赋予精彩的岁月歌唱。这一刻,我似乎明白,深院紧锁着的梧桐是因为雨的翩然而至,才停止风里寂寞的歌唱。那伸出的叶,是梧桐呼唤季节而表现的热情。当雨一阵阵落入它的胸怀,它静静的细听,细听雨的唱歌。我不曾想,窗外如此寻常的场面,居然在迷人的雨夜提供给我心灵一次又一次动感的视听感受。沉浸于雨夜的梧桐,象巨人,象巍峨的山,也象一尊千手观音,保佑季节的五谷丰登,风调雨顺。

夜,渐渐的,渐渐的深了。雨一直在下,窗外梧桐听雨的故事仍在继续。是雨因为平静舒缓的音乐才不肯停歇,还是因为有梧桐听雨的境界才不愿收回我漂浮在雨夜里的懒散思绪?

一首既熟悉又仿佛觉得陌生的“相思渡口”,在浓情的雨夜弥漫开来。遐想中太多的美丽“曾经”,让我的情绪怎么也无法归于平静。因为我不想平静,即便在这样飘雨的夜晚,思念让所有的一切,重要的或不重要的,随着美丽的雨夜尘埃落定,我都不能,不能放弃对你的痴痴想念。梧桐听雨,可以受岁月的摆布,学会放弃,习惯寂寞与孤独。我却愿意,愿意在此刻的夜晚,做一滴潇洒的雨,可以随风,可以随季节自由飘荡。不为别的,为的是对你遥寄我深深的思念。

噢,既然是人生,渴求的自然太多,实现的终归太少。就在那个可遇而不可求的相思渡口,攥在手心很久的那张船票,已经柔软得无法撕展开来。已经在千次万次等待与呼唤里,始终等不来可以摆渡的船只。心,归于平静。情感,却不曾模糊。对岸,一片烟雨江南。

这样的夜,最好不要让我的情思因为雨夜的疲惫而凝固了我的想象。头枕倚窗听雨的美境,继续着夜雨梧桐的完整画卷,让我在雨夜美妙的清音里再一次买醉,一梦不醒。烟雨江南,让我的心为你飞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