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 作者: 歌者

喜欢在夜晚关了灯听夜雨敲打屋顶的声音,但那要是在心情很宁静的时候,才能把自己融进雨的氛围里。有时候下雨了心情却静不下来,有时候有心情了却不下雨,看来真能在子夜听一次雨,也不是易事。

然而今晚却是梦回听雨的好机会。

这是春雨,不似夏雨般暴虐,没有秋雨的惆怅,也不同于冻雨的寒冷。春雨是多情的,她多愁善感,柔情蜜意甜醉了路边的杨柳;春雨是彩色的,她有着桃花的红、杏花的粉、梨花的白,多彩的希望孕育着丰硕。春雨是孤寂的落寞的,当乍暖还寒时候,她从遥远的地方飘飘而来,又独自化为云驾风而去。

春雨在“吹面不寒杨柳风”的吹拂下,变成娇羞的画笔,飞扬飘逸地描绘出一幅水墨风俗画。农家小院浓浓的春意旁逸斜出,一枝漫过墙头的红杏偷偷地观赏着一个雨地里翘首仰望的女子。

春雨让人在遐想中,才有了双飞燕子几时回的盼望,那夹岸桃花蘸水飞的美景似乎就是梦里水乡。桃花雨是肥美的,《兰溪棹歌》中写道:兰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鲤鱼来上滩。鲜美的鲤鱼,醇香的家酿,情深意笃的朋友相对而坐,彻夜长谈,绵绵心语和着帘外潺潺细雨,哪会有“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的苍凉叹息。

春雨缠绵悱恻如泣如诉,让人无限哀惋地想起琐窗春暮零落满地的梨花雨。洁白的梨花瓣随风飘落,是倚杖侯荆扉的老母期待游子返乡的焦急,是思夫心切的妻子等待郎归的无奈:“君不归来情又去,红泪散沾金缕。梦魂飞断烟波,伤心不奈春何”。“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雨声唤起对往事对故人的追忆,又让人在无限惆怅中缱绻于“微雨燕双飞,落花人独立”的意境。

春雨还有一种别样的爱恋。“晓来雨过,遗踪何在,一池萍碎。春色三分,二分尘土,一分流水。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折枝杨柳相赠,是古时候离别时对朋友最好的表达,所以有“只为攀折苦,应为别离多”的说法。而晨雨过后,漫天的杨花飘飘,望朋友消失在远方的天际,“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的离愁别绪自然赋予杨花追随朋友而去。

春雨以她纤巧轻盈的体态,凭借花香鸟语的吟咏,深得文人墨客的青睐。“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乖巧的春雨理解农人的渴望,带给他们风调雨顺的年景,带给他们五谷丰登的收成。“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春雨是柔美多情的化身,不知多少痴情伤春的情种为她倾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