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港湾 难忘乡愁

告别港湾 难忘乡愁

中南大学/蔡 赟

“这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我躺在床上这样想。我曾把我们比作云,旧的云在熟悉的天空消散,新的云又在陌生的天空汇集。是的,这是我进大学的第一个夜晚,也是我离开家的第一个夜晚。这样的夜晚一定有风,起风了,风夹带着我的灵魂,飘向故乡,飘向旧时。

我又一次地从记事时开始长大。父母、家还有朋友们的一件件事像电影快进般在眼前掠过。那每天都要经过的草地,一道夏风便成一边绿海,一道寒风又是满地梨花。那片夜空也是美丽的,星似北斗,月有阴晴。我又看到了那青春的年华、奋斗的时光,虽已忘却了大部分琐事,却记得每一个人的笑容,虽那时有过苦恼,如今想起却只剩幸福。还有那个家,这世上我最熟悉的地方,我甚至能闻到它的味道,是啊,那是父母年华的味道,如今少了我,家里不会太冷清吧。

电影又回到了现在,我没哭,倒是笑了笑,原来我如此的富有。回首这十八年,我没有任何遗憾,如此幸运,夫复何求?唯叹一句,光阴荏苒。

我拉了拉被子,今晚大概降温了。

国庆,对祖国诞生65周年的祝贺倒是其次,最令人心花怒放的应该是另两个字:回家。那是30号的下午,时光以我从未感受到的速度从指间逝去,而我一直在路口张望,期待着下一辆白色汽车里能看到那两张已显苍老的熟悉容颜。

父母,真是一个温柔的词啊。

坐在车里,漫长的85公里使我不停回想着家的样子,还有娘亲的那一句“儿崽又变瘦了”。

路上的车辆格外多,大概人人都怀着与我一样的心情吧。不出意料地,堵车了,前面一路红色的尾灯,照得刺眼,也闪得人心烦。而母亲却对堵车满不在乎,问她为什么,她随口说:“反正一家人在一起啊。”

是啊,从前以为家就是指那间房子,现在才明白,家是有父母的地方。终于到了,回家后的事记不真切了,只记得,那晚我什么梦也没做。

又是一缕浅秋的微曦,而这缕光芒却柔软得让我联想到八月,仿佛我还在那个八月,从未离去,从未经历。我放松头脑,让习惯引领我完成~切,完成得很流畅,自然。

家的印记,是抹不掉的。

然后我在想要怎样享受这个上午,对了,去那个动漫店看看。刚进门,就看到高中同学从店内走出,这是何等的缘分啊,于是,我们开始交谈起了各自的经历,还有对那奋斗时光的一些追忆。再之后,又遇到了同学。话题电越来越远,以至于记不起来了,但也没关系,最重要的是笑容,是他们。这时我才明白,青春并不是那个年龄阶段,青春是与故人的一场场相遇。

就这样,我的假期在与同学的聚会和家中的享受中过去了。正如那句话一样,家是漫漫人生长河中的一个港湾,迎接疲倦的旅客,送别赶路的行者。

再次到达学校,原本内心中的迷茫与不安的脓疮都已在故乡的阳光下消毒,而其熟悉的气息也给予我踏破荆棘的勇气。

送别父母,我开始整理起带来的行李,一件件拿起,一件件放好,我不再觉得枯燥无趣,而是享受其中。

是的,我开始珍惜挟带着时光的风拂过脸庞的每一个瞬间,开始对下一秒的事产生无限的憧憬。

接着,来了两个电话,父母告诉我他们已经安全到家了,以及在长沙的朋友们的聚餐通知。

出发吧,浅笑比我更先迈出一步,现在的轻快告诉我,内心的阳光从来都是由心情给予的,或是朋友,或是家人,甚至是一片土地。

快吃饭了,忽然想起爸妈今晚会吃什么呢?打个电话回家吧,没有我在,晚餐大概会冷清不少吧,希望这个电话能给爸妈的晚餐增添一丝鲜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