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思家

我心中不灭的光

文/袁文

幸福离得太近让你看不见,还是离得太远让你感觉不到。

——题记

下雨天,雨绵绵,轻雾掩远山。我的眼里看不见这满世界的小花伞,却看见雨天里的那一份温情,碰触了心底隐藏的琴弦。

屋檐下,那一对祖孙在沿街奔跑,像是在回家的路上前行。祖父撑着那把破旧的黑色长柄雨伞,为他身边的小孙子遮挡了所有的风雨,而他身着深蓝色衣衫的佝偻的背早已被雨水晕开,呈现出大片的水渍的痕迹。

在不远处望着这一幕的我,内心泛起了丝丝涟漪。作为一个异乡客,离家人,我的眼里泛起淡薄的雾。想起那个美丽的地方,想念那个永远为我留灯的家,想念不管多晚回家,也在等我的爸妈。那一幅充满温情的画面,荡起了我心中几年前最深的记忆。

自记事以来,我似乎都是一个异常懂事的孩子。也正因为如此,我没有再被妈妈抱过,感受妈妈怀抱的温暖;没有再爬上爸爸宽厚的肩膀,感受那一份只属于爸爸伟岸。九岁时,曾因小表妹牵着妈妈的手不停地向我炫耀,而疯狂地去排挤她。那时候妈妈骂我:争强好胜,度量小,难容人。我亦曾因此而伤心、难过,其实,妈妈不知道的是,我只是害怕她被小表妹抢走。我见过无数次妈妈拥抱弟弟时那幸福的模样,见过无数次弟弟趴在爸爸肩头的傲娇的模样。我也见过我趴在爸爸的肩头,在妈妈怀抱的幸福开心的模样。可,那也只是一场梦境罢了。

我曾无数次以为我是捡来的孩子,所以才没有爸爸妈妈的深沉的爱;我曾无数次以为是我做错了事,所以才会使爸爸妈妈不爱我,因此,我努力做好每一件事,获无数的奖状、证书和形式各样的荣誉称号,只为能获得爸爸妈妈的关注和爱;我曾无数次以为爸爸妈妈从不曾爱我,而我也不可能趴在爸爸宽厚的肩头,感受妈妈温暖的怀抱和温柔。

然而,七年前,我终于改变了这幼稚且可笑的想法。那一年正小学六年级,从来都不曾生病的我,竟生了一场大病。一连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星期,天天打点滴、吃药,双手早已被密密麻麻的针眼掩盖,简直惨不忍睹。我厌烦这一场病,却也由衷的感谢这一场病。病榻缠绵的我,整日都在混混沌沌中睡去,吃不下任何东西,即使吃下,不消一会儿时间也会全被吐出来。那时候,妈妈在上班,但每天都会抽出时间回来照顾我,做些清淡的饮食。有一日,我刚吃完饭不久就立刻吐了出来,框图完后的我在抬头的那一个瞬间,看见了妈妈眼角的泪,眼眶的红。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来形容我当时激动的情绪,但那绝对是一种直击心灵深深的触动。即使没有感受到妈妈怀抱的温暖和温柔,即使她从没有说过爱我,但我明白,她一直在爱我,爱着我这个自认为不受宠、不被爱的孩子。

七年前,那也是一个雨天,那一天,父母都不在家,是有生病的我和尚且年幼弟弟在家。外婆来家里看生病的我,却意外发现我正发着高烧。下雨天,老人太老,孩子太小,正惊忙不已。最后还是邻居阿姨冒着雨送我去了医院,那是一份邻里之间的恩情。那一天爸爸听说我在医院,从外地赶了回来,陪着我打点滴。打完点滴,浑身无力,因为下雨,因为生病,我终于攀上了父亲那宽厚的肩头。那是记事以来的第一次,也是在以后生活中再也没有过的温暖。至今我还能想起父亲肩头的宽厚,想起那真实的感触,想起那一份只属于父亲的温暖。

父爱如山,让我明白坚强,让我懂得那一份巍峨;母爱似水,让我明白温婉,让我懂得那一份深沉。七年前的那一场生病,让我感受到了父母对我的那么深沉的爱,让我明白父母的爱一直在我身边,让我更加珍惜浓郁的亲情和血浓于水的亲情。

孟郊说:“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是对慈母最深的描写,言浅而意深。华兹华斯说:“岁月给母亲忧愁,但未使她的爱减去半分。”父爱如山,母爱如海。试问天下父母,谁又不爱自己的孩子?

而今的我,身为异乡客,离家人,方才懂得游子思乡苦。方才明白乐天所说:“守岁尊无酒,思乡泪满巾。始知为客苦,不及在家贫”的含义,我想家人也在故园今夜,念着我这“未归人”吧!而今的我方才明白,王维所说:“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的无奈与惆怅。而今的我方才明白,马戴所说:“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的凄清和寂寥。

昨日,一个番薯的甜勾起了对家的想念,勾起了对爸妈的思念,想起了那一幅幅温暖的画面。

去年冬天,正在为高考而拼命地冲刺,早已忘记了那彻骨的寒,只有永远做不完的那一张张试卷,一道又一道的练习题。教室里沉闷的气息,谁都在埋头苦干,累得让人穿不过气来。每晚十点半下晚自习,再拖着疲倦的脚步向着温暖的方向行进。每每打开门,都有父母为我留的灯,照亮我的心。客厅里是爸爸妈妈蜷缩在沙发的身影,电视还开着,他们在沙发上上安静的睡着了。他们不肯回房间去睡,只是因为我还未归。他们便是这样日日夜夜、岁岁年年地为我留一盏灯,在等我回家。即便吃过晚饭,而他们也还是为我留着我喜爱的饭菜。这就是我最亲爱的父母,最爱的爸妈。我在渐渐长大,而他们在慢慢变老。岁月的痕迹爬上了他们的额头,眼角。银丝也藏进了原本乌黑浓密的头发里。

有一日,那是星期天的早上,我正狼吞虎咽的赶着时间,无暇顾及其他。就连妈妈出去了一会都不知道,只见妈妈像变魔术般拿出几个烤番薯让我和弟弟吃。后来听爸爸说,那几个番薯是周六下午烤的,但我和弟弟一直睡着,妈妈便一直把那几个番薯煨在火堆里。她怕凉了不好吃,前一晚睡觉前还特意上楼让火堆保持着温度。妈妈见我和弟弟没有开动,便亲自为我们剥皮,我捧着暖暖的番薯,吃着那一份香甜,那一份妈妈的味道,感受那一份妈妈的温暖。远在异地他乡,远在千山万水之外,吃着那番薯的甜,便让我想到家和家人。睹物思人,想家,念家,想着那骨肉相连的亲人和爸妈。

这一次离家千里,是第一次远离父母身边,第一次与我那亲爱的弟弟分开这么长时间。我与弟弟从小便是冤家,在一起便会吵吵闹闹,没事儿再来打一架。就这样的相处模式过了十几年,却也彼此在乎、温暖。某一日打电话,他少年温润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他说,“一个人在外面要好好照顾自己,要多吃点,吃胖了我也不会嫌弃你的。要吃好一点,多吃肉,不要减肥了。你钱不够了给我说,我还有一点呢。天冷了,要多穿一点衣服,你这么笨,不多穿一点衣服一定会感冒的……”他絮絮叨叨的说了好多,听他讲完,内心泛起酸涩,我不知应该如何形容我的感觉。我匆匆挂掉电话,眼泪便像倾盆而下的雨,一直不停歇。我的委屈,我对家的想念在那一刻全部迸发出来。我记忆中的弟弟一直都还是他七八岁时候的样子,肉嘟嘟的脸,永远挂着鼻涕,跟在我的身后。我的弟弟居然也长大了,居然也懂事了,知道照顾人了。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我身在异乡,望着远山,望着天,想念生我养我的那一片土地,那一个美丽的地方;想念那个永远为我留一盏灯的家;想念无论我多晚回家都在等我的爸妈。

家是我这个远在异地他乡的游子停靠的岸,家人是我温暖的港湾。

世界上最幸福的事就是你发现你爱的人也正爱着你,我无疑是幸福的,我爱家,爱家人,而他们也在爱着我。

我的故乡,我的家,我的亲人与爸妈,都是我心中不灭的光,永恒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