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诗词里打坐

 

 

【一】

 

打开书卷,映入眼帘的,是“留得残荷听雨声”这几个字。

 

看到的是残缺,听到的是寂寞。闭上眼,清空心,静静倾听,侧耳,屏息,凝神。荷,老了。时光,也老了,迈着趔趄的脚步,在天地间走笔。

 

最喜这个“留”字,在薄凉寂冷里,倾注着岁月的深情。人生难得圆满,即使再美,再丰盈,一样要瘦,瘦得不能再瘦,变成了残。我喜欢这种残缺的美,如同草书里的飞白,泼墨里的枯笔,圆润到了极致,突然苍劲了,写满沧桑与风骨。

 

雨迷蒙,烟水湄。那枝残荷,曾经是肌肤胜雪,一弹即破。也曾经明眸善睐,顾盼生情。多少绰约的风姿,那一低头的温柔,不胜莲花的娇羞,已成为记忆中的留白。

 

荷残了,那些美丽的瞬间,依然在心头永驻。待到明年,又是满池的荷花开。心不老,天地就不会老。

 

我喜欢有水的地方,更喜欢临水而居。倚楼远眺,可观日,可赏月,可让浩荡清风,盈满袖间。

 

花开是诗,花落是词。所有的日子,因你而明媚。你的美,已入骨,入髓。你的暖,在心窝。

 

这辈子,就住在诗里吧。有山,有水,有清风明月。卸掉所有的伪装,至情至性,做一个乡村野夫,渔翁侠客,携你快意江湖上。

 

【二】

 

长冬无事,端坐案边,闲读,品茗。把时光慢慢消磨。

 

揭开杯盖,是腾腾的水雾,也是满园春色。在一杯茶里幽居,过水一样的人生。日子经过冲泡,慢慢散发岁月的沉香。阳光柔和,落红遍地,从一阙词,走到另一阙,有着几个世纪,隔着几个朝代的风烟。

 

你在词里,低眉。是梨花带雨,最羞涩的那朵。是落雪寂寂,最轻盈的那羽。是如水的月光,最温柔的那缕。花期如梦,且许我深深疼惜。把你种眉间,植在心上,温柔与共。待到西风起,我们一起瘦成岁月的风骨。

 

你是白瓷上的一朵青花。只为等待那天人合一的一刹。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透过岁月的伏笔,寻找前朝的飘逸。高墙深院,蝶扑秋千,门惹铜绿,冉冉檀香缭绕,看见初妆的你。

 

你是雨后的海棠。在宋代。

 

你说,要来小酌便来休。趁着花正好,月正圆,温一壶酒,小酌。在你最美的时刻,让我拥你入怀。

 

你说,未必明朝风不起。女人的美,不过刹那芳华,风雨过后,就是一地阑珊。你怕。怕等太久。怕错过。因为擦肩,又是千年。

 

【三】

 

常常是一个人,一叶舟,寄身江海。青灯,古琴,长衫。在平淡的日子里品味淡淡的清欢。清风是知己,白云是朋友,不惊不扰,浩荡明净。

 

一生之中,总要邂逅很多人,看透很多风景,才能遇见一个赏心的。谁不离不弃,为你守候?谁嘘寒问暖,陪你到老?从皓腕凝香雪的豆蔻年华,一直走到白发苍苍耄耋之岁。很多人醉了,又醒了。很多人来了,又去了。

 

很多时候,过尽了沧海,才能觅得一颗明珠。很多时候,爬遍了千山,才能寻得一块美玉。往往是,风一程,雨一程,云一程,雾一程。走得累了,攀得倦了。好想歇歇了。

 

你说,来吧。来我的怀里,或者住进我的心里。

 

两盏清茶,一炉篝火。对酌。就这样相看两不厌吧。

 

世上有多少峰回路转,就有多少柳暗花明。有多少挥手告别,就有多少执手相看。失散的人,总有一天,还会相逢,或为云水,或为花蝶。我们都是故事里的主角,按早就写好的剧本,入戏。

 

或许,你就是那个弹箜篌的女子。我是那唯一的看客。今夜的月下,为我舞一场水袖。优雅从容,极尽抒情。浓墨重彩,演绎悲欢。空旷的舞台,月色如水,这世上只有你我。

 

烟桃雨柳,照影惊鸿。油彩之上,是凄凉的眼泪。油彩之下,是汹涌的波涛。

 

【四】

 

你说,若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独自在寂静的江边,看芦花飞雪,残阳似血。半江青涩,半江红艳。农家小舍,袅袅升起了炊烟。梦一般飘渺。江波荡漾,一波未平,一波再起。烟云变幻,一念未消,一念又起。

 

多美啊。落日烟霞。只想与你依偎着,一起看。不言不语,静静消融在绮丽的夜色中。风烟苍茫,一个人,独立,只与远方的你温柔厮守。你是否会如约而至,与我看细水长流,共一场地老天荒?

 

山寺,楼台,青峰,绿水,小洲野渡,淡淡的烟云。若可,我愿与你重回盛唐。在风流的诗宴里,一醉方休。赏花煮茗,折柳抚琴。鲜衣怒马,长歌狂啸。画眉西厢,仗剑天涯。

 

天长水远,渺渺飞鸿。蓦然嗅到你的香息,暗暗袭来,无风自远。那是江南的桂花,虽然冬深,依然开得茂盛,虽没有秋日绽放那样热烈,却更多了些许执著,有一种低调的奢华。把风流的韵致,尽量掩藏,如青花瓷上的图案,清雅动人。

 

你是北国的女子,心里住着一个江南。我是南国的汉子,魂里总牵着一个草原。你的心中常出现,古道西风瘦马,一个孑然独行的身影。我的心中常显现,白雪皑皑,一个醉美红颜。

 

夜深了,城里烟火如幻,车水马龙。归去,闭门。让我们又回江南水岸,好梦再重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