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雪的声音

 

 

听,来了:从田间,从地头,从树梢,从枝桠,从任何角落。洋洋洒洒,曼妙婀娜的向你缓缓飞来:落眉,沾衣,戏发,吻脸,点唇……不一会儿,便像一层纱帘,将你围堵在红尘之外。

 

痴迷在这莹白雪润的世界里,憩息在这铺天盖地的雪幕里,尽情享受,那份繁华落尽后的淡定、从容、悠闲、雅致。蓦然回首,曾经的曾经,都如此美好,宛若初见。

 

冬日,岁暮严寒,天凝地闭,厚重而沉稳,略带着点点的怆凉和凄美。唯有雪,朵朵飘逸,瓣瓣洁白,含情脉脉的为冬日披上一件浪漫的霓裳,在梵音奏响的那一刻,北国冬日的风光,都变得分外妖娆。

 

喜欢雪,因它的纯净无暇,纤尘不染。抑或它就是天使的发香;是人间的精灵,幻化成晶莹的瓣体,风姿绰约,委婉如梦,安抚着冬的沧桑,虔度着冬的悲怆。

 

雪,轻盈,幽美;雪,淡雅,芳华;雪,安静,温暖;雪,浇灌了多少干涸的心灵;豪迈了无数诗人的情怀;婉约了多少寂寞的心城;唯美了多少爱情的华章。在岁月的长河里,在时光深处,似清莲静放,似莺舌百啭;更似佛家六度,醍醐灌顶,警醒了多少迷茫的灵魂。

 

最喜欢红楼梦里的那一段结束语: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漫漫飞雪中,宝玉拂袖而去,身后留下一行平平仄仄的韵脚,和一副凄切清绝的背影。(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初心若雪,晶莹剔透。总有些遇见,惊艳了时光,却无法一生相守。岁月流转,风光旖旎,往事散落了一地,却依旧美得心痛。

 

落雪菲菲,翩跹在我的眼前,虽沐我一身淡淡的严寒,却在每一个寂冷的夜,激起我一行行清瘦的思念。相思成雪,温润我的笔尖,丰盈我无眠的情愫。点点蔓延,汇成曲曲妙音,低眉婉转,轻吟浅唱。

 

一杯香茗,一支瘦笔,屋内温暖如春,我却难以割舍窗外飘落的相思。

 

走进这夜色,凝视这无垠的雪原,站在清冷的路灯下,在这晶莹玄妙的世界里,静静聆听飞雪的低语。摊开手心,一片,两片,三片……,雪花在指尖飞舞,在掌心融化,在指缝间滑落。似漫漫柳絮,似凉凉雨丝,似盈盈秋水。清丽俊雅,娇俏灵动,游弋着我的情怀,娇媚着我的流年,美轮美奂,风华绝代!

 

雪,犹如一位娴静的、徜徉在文字中、略带着淡淡忧伤的女子。一抹浅笑,一兮暖阳,弥散着诗香,熏染了墨香,温柔了时光,灿烂了心扉。谁的咫尺?谁的天涯?谁又惊艳了谁的时光?谁又是谁的谁?姑且随他去吧。且把红泥温酒,绿蚁浮沫,“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乱山残雪夜,孤独异乡人。时光荏苒,岁月老去,我依然安静的坐在这里:写字,听雪,闲庭信步。看落花有意;念流水无情。指尖划过的寒凉,是寂寞,是思念,是执着。那些滚滚红尘;那些烟雨寂寥;那些哀愁痴怨。早已被定格成残败不全,亦或酣畅淋漓,亦或经雨绿苔的水墨画。唯有雪,在这惨淡的年华里,似一剪流云,如一缕清风,端庄尔雅,沉静从容。晕开一池春水,带来些许暖意,将所有冬日的凋零都释放,孕育来年春光里的那一抹新绿。

 

听,雪花飘落的声音:似低语,似呢喃,似浅吟,似倾诉不尽的相思,似嘱咐不完的叮咛。在每一个飘雪的日子里,我都会安静的走进雪里,似梦非梦,似醒非醒,低吟雪韵,回眸雪舞,聆听雪歌……

 

雪簌簌落地的声音,似一幅画,似一首诗,似一位从诗词中款款走来的唐宋佳人:文韵、婉约、清新、空灵。摒弃了红尘的纤染;参悟了尘世的喧嚣。静静的凝望,柔柔的守候。不再遗憾,不再感叹,珍惜这平淡而温和的幸福。

 

追忆在无穷无尽的诗情画意中;痴迷于无垠无际的雪野幻境中;沉醉在天上人间般的唯美中……却在这冰雪覆盖的冬日里,止步红尘,听雪参禅!

 

听,雪落的声音……

 

文/梅若兮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