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灯亮,人走茶不凉

 好久没有写字了,电脑沉默得越发黑瘦,欺生的尘埃又不三不四的沾染指印了。长时间的跋涉在精准扶贫的路上,如乱麻纠结的大数据,缠绕在千家万户的贫困巷中,扯着农人晨炊晚饮的烟火,早已熏干了闲情逸致,呛得没有了灵感。

 
难得今晚算闲了下来,早早卸下紧绷的神经,婉拒了朋友的好心邀约,只留一架红泥炉的火苗,舔着满身疲惫,煮虑理不清道不明的烦压,然后让自己漫不经心的听着那首一直喜欢的竖琴与大提琴倾诉的清忧,茶香染透琴韵,好想时间能慢下来,日子简单又简单。
 
窗外的寒冬,素色青衣,黑白间寥落惆怅,驻足于河湖薄冰,以琉璃的釉面守口如瓶,悄悄盘点16年光阴的余额。
 
远处的山峦伪装成淡定的模样,紧紧抠着云际的青丝,生怕岁月遗忘自己的千年孤独。
 
就连一向怕冷的树木,在这时间也一丝不挂的招惹刁风,向季节撒泼,讨要失去的万紫千红,亟不可待的等花信翩翩而来。
 
几缕冷风不请自来,撩拨得火苗蠢蠢欲动,卖弄风骚。引来几枚断了魂的雪花,以飘絮的姿势游离在脸上,瞬间香消玉损,就像在这世界从未来过。
 
但毕竟来了,以丝丝凉意,留下了蛛丝马迹,让世人懂得了雪花是睡着的水,以及她的孪生嗜睡的冰,冬天就是她阴阳两隔的前世今生。
 
此时,暮色四合,今夜的上玄月钓着万顷冷清,独上西楼。暮然想起,快过年了,突然手机来了信息,在南方的挚友说,今年钱难挣了,一年下来口袋空瘪,无颜回家过年,满是无奈辛酸,仅有的几两银子淘宝了,除了全身那套都市风情的虚伪行头,穷得只剩下能呼吸一鼻霾了。
 
朋友的话,打湿了隔屏的文字,我无言以对,只能心底默念,朋友别哭,就算没有多少钱,也要回家过年,亲情无价,爱,是我们心灵永远的归宿,这世界有挣不完的钱,这尘世没有醒不了的酒。
 
此时已是万家灯火,那一盏盏温暖无限的光,有没有是我们精准扶贫点燃的?灯红酒绿的长街,几人闲散,几人忙,谁在身边,谁在远方?
 
或许人生就是这红泥炉上煮茶,浮沉出香,冷暖自知,茶凉不一定要人走,无味只为下一盏茶的香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