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柳笛

童年的柳笛

王文山

童年最快活的,莫过于做柳笛吹柳笛。

每年初春的兰棱河畔,朱尔山下,像被春姑娘施展了魔法一样,转眼,冰封雪捂、死气沉沉的景象,变得生机勃勃,春意盎然。猫了整整一冬天的老老少少急不可耐,兴高采烈地争相走出户外,涌人大自然的怀抱,踏青赏春,呼吸着新鲜湿润的空气。人们有到河边买鱼贩鱼的,有挖野菜的,有到河里打鱼、捞河蚌的,也有青年恋人谈情说爱的小孩子更是兴奋不已,像一只只飞出笼子的小鸟儿,叽叽喳喳、一帮一伙地钻进柳条通中嬉戏、打滚、打雀、拣鸟蛋、采酸浆、捉迷藏

最有意思的是小伙伴们到柳条通里来搞柳笛比赛。柳笛在我们家乡一带也称“叫叫”。做法有几道工序,先是选料,也是关键的一环,它决定着柳笛的成功与否。在柳树毛子上选择长得绵软、光滑又不护皮的嫩柳条折下尺八长的一截。接着是用手挨排拧动柳条,要拧得均匀,拧好后抽出柳条芯。再把空筒的柳条皮用刀或剪子截成自己想要的一段,一般来说每段长短大约在一挺拃左右。最后在截好的柳条皮上端用刀剥去老皮儿,露出像韭菜叶宽窄的浅黄色嫩皮儿,这时柳笛就做成了。我们吹的柳笛有三种型号。小号的像筷子粗细,可以吹高音;中号的和笔管差不多,能吹中音;大号的和手指肚一般,是吹低音的。

当年,我们的“孩子头儿”是吴振福,比我长几岁,我们叫他吴哥。他从小和父亲吴喇叭匠子学吹唢呐,对于做柳笛吹柳笛那是手到擒来。不仅亲手教我们如何选料、拧柳条、做柳笛,还教我们怎么吹柳笛。我们像众星捧月似的围前围后,等待吴哥给我们传授诀窍。经他耐心指导,加之我们个人的努力,很快学会了柳笛的制作和吹奏要领,并且随着不断实践,吹柳笛的技巧也逐渐提高。吴振福一看时机成熟了,又组建了“王家岗柳笛吹奏队”,他当队长。我们每天上午都要到大条通去排练,比赛看谁吹的曲调准确,感情饱满、动听。更让我们羡慕不已的是,吴振福能做一尺多长、大拇指粗的大柳笛,在柳笛正面和背面剪出若干个孔,他像吹唢呐那样吹民歌,吹二人转小调,如《东方红》、《月牙五更》、《茉莉花》,还能用柳笛吹出各种小鸟的叫声,与鸟雀对话。惹逗得鸟雀从四面八方飞来,徘徊在上空,或落在附近的柳条枝儿上。一曲曲清脆悦耳的柳笛声,把柳条通闹得欢天喜地,人鸟相谐,常常看得我们目瞪口呆。

我们一个个闭着小眼睛,享受着快乐、满足,陶醉在美妙的天籁声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