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夜怀想

月夜怀想

褚福海

金桂沁馥郁,银月洒澄光。沉淀于心湖的记忆碎片,经秋风一吹,便悄然泛起。

清晰记得,年幼时,每逢中秋良辰,父亲都会精挑细选些地产板栗,用铁锅慢条斯理地炒熟,晾在竹匾里冷透后供我们食用。还会煮些老菱与糯米糖藕,烧上一锅桂花芋头,任由我们姊妹享用,那份豪爽,那份蜜意,至今喜漾心间,甜凝心窝。

入夜,月华似水,风柔如絮。吃罢晚饭,收拾停当,慈眉善目的母亲总是笑眯眯地柔声招呼我们,快出去赏月了,于是我们争先恐后地坐到门前的小桌椅上,边赏着高悬天际的一轮明月,边品尝着香酥可口的火腿月饼,还听她呢喃细语讲述嫦娥玉兔等遥远又神秘的故事。沉浸在那种温馨而美妙的氛围里,听着听着,屡次我都情不自禁地陶醉其中,悄然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不知不觉长大后,我离开父母,告别故土,去外地求学、工作,异乡虽不遥远,也不贫瘠,却让我感觉了孤独,体味了冷清,因而慢慢学会了怀想故乡,时常思念父母等亲人,那份浓郁的情愫,尤以节假日为甚,那一刻,似乎才真正体悟到“每逢佳节倍思亲”的含义,也才深切感知到故乡在一个游子心里的分量。

今晚,月亮依在,可双亲已去,真乃物是人非,不由感慨万千,我貌似宁谧的胸腔内,惠风微拂,朗月轻泻,思绪激荡.波澜汹涌,直拍堤岸“明月几时有?”年岁不饶人。而今,我亦早已为人父,做人翁,更觉生活之美好,倍感亲情、友情的珍贵。佳节前夕,陆续收到众亲友馈赠的各式月饼,宛若阵阵爱意袭来,暖流涌遍周身。小时候曾听我念叨过火腿月饼的女儿,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特意从家乡送来了那种用瓜子肉、松子仁、火腿肉、红绿丝等原料精制而成的油酥月饼,使我再度吟诵起苏东坡“小饼如嚼月,中有酥和饴”的诗句,品尝到了久违又难忘的滋味,唇齿留香,心如灌蜜,无愧是贴心小棉袄。今日一整天,手机铃声不绝于耳,先后接纳到了来自祖国各地朋友、亲人、同事的数十条短信、微信祝福,有的还配以精美图片给我分享,让我感动满满,心潮悠悠。值得感激与铭记的是,以创作电视连续剧《油菜花香》、长篇散文《我是城管》等蜚声文坛的知名作家周亚鹰先生,当时正乘坐在由北京开往江西的高铁上,他在手机即将没电的情况下,毅然发短信给我,遥致节日问候,片言数语,字里行间饱含真情,不见半丝矫揉造作,使我的心灵再次因友情的力量而震颤悸动。

故乡,是亮在我心底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