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年

十四阙

一瞬间,前尘往事扑面而来,像穿透了三年时光的箭,嗖地射中心脏。

从阿尔及尔飞往国内的航班在下午四点准时到达,一女郎推着行李箱随人潮走出来,眼睛环视着机场大厅,脸上惆怅之色一闪而过。

光可鉴人的玻璃窗折射出她的身影,黑色的高领毛衣和及膝窄身裙,没穿外套,只是披了条颜色绚丽的针织大披肩,一头长发在脑后盘束成髻。曾几何时,穿T恤衫牛仔裤笑得像阳光一样明朗的少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虽是优雅,却已呈现疲惫的沧桑。

“我是韩唐。”她拿着手机对线路那边的人说,“我回来了。”

四十分钟后,装修舒适的咖啡屋里,坐她对面的男子兴奋地说:“老天,你终于舍得回到这个花花世界来了。撒哈拉沙漠竟然没把你晒成黑人,奇迹!”

韩唐耸肩:“没办法,我又不甘寂寞,又爱美,注定在那里待不长。”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男子高兴地搓手,激动得像个青稚少年,“Ella结婚了,儿子都一岁了;小乔还在追阿德;还有QQ,他可了不得了,当明星了;哦对了,还有晚亭”说到这突然噤声,有些尴尬。

然而韩唐只是笑了笑,表情如常:“他怎么样?过得好吗?”

男子这才松口气:“他很好。像他那样的人,只要他愿意,有什么做不到的?去年还被评为本城的十大杰出青年不过他有女朋友了,就是那个、那个”

韩唐扬眉打断他:“那很好啊,事业爱情双得意。不过居然被评为十大杰出青年,哈,他不是一向最讨厌这种虚名的吗?”

“政府非要颁给他,也没办法拒绝吧。”男子停了一下,犹豫地说,“唐唐,你真的不介意吗?”

“拜托,你那是什么表情?”韩唐笑起来,刮了下他的鼻子,“我和亭那都是几百年前的旧事了,早就过去了。我回来可不是为了他。”

男子松一大口气:“那就好。那下次聚会把大家都叫来见个面吧。三年来大家都很想念你。”

“好啊,你安排。”韩唐端起咖啡,轻呷了一口。真奇怪,那么香浓的卡布奇诺,为什么忽然间有了苦涩的味道?

还是忘不掉吗?亭,晚亭,傅晚亭。

因为太痛她决定憎恨他,然而憎恨了三年,自我放逐了三年,再提及此人,知道他的恋情时,酸楚夹杂着幽怨,嫉妒的感觉再次涌现,无法做到淡然。

告别了赵小优,推开咖啡屋的玻璃门,外面夜幕已落,繁星点点。

一辆银灰色轿车从她面前驰过,已驰出几十米了,却忽然停下。韩唐没有留意,继续低头数着地砖。记得求学年代,黄昏放学时总喜欢在街上流连,踩着自己在夕阳下的影子一蹦一跳。那时候真好,那么单纯地开心着。不像现在,每数一格,就像是在数自己人生旅途中的伤疤。

轿车慢慢倒了回来,然后跟着她,见她始终没有注意到自己,最后按响了喇叭。

韩唐转过头,墨色的车窗映出她的脸,然后缓缓降下。

——就那样猝不及防地对上一双眼睛。

“老实说,亭,你这个家伙从头冷酷到脚,但只有一个地方是例外的。你知道是什么吗?”少女微笑着,将手指拢上对方的眼睑,“是眼睛哦。你有一双很温柔的眼睛呢。”

一瞬间,前尘往事扑面而来,像穿透了三年时光的箭,嗖地射中心脏。她从那双眼睛里,看见了落寞。

亭。晚亭。傅晚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