趟过青春那条湍急的河

南雪

我丝毫没有考虑过自己认为的小事会带来那么严重的后果,伤别人伤得那么狠。

青春期的孩子正因为不懂规则、执拗和没有主见,是最自私、最残忍的人。

那年,我16岁,看起来却像个大姐大,穿很朋克的破洞裤子,烫很爆炸的发型。我和哥哥一起混,哥哥复读高三,常常打架,很吃得开,身后跟着很多坏学生。哥哥的口头禅是:“谁要敢对我妹妹不好,看我不揍死他。”

夏天,我看到隔壁班的男生王凛。他个子不高,却很帅,成绩很好,走路的时候大步流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他了。

体育课上,我照例和跟班们坐在蔷薇架上。看到王凛,我跳下蔷薇架,在操场的一角截住他,我用鼻孔看他:“跟我混吧!你跟我混,这些人都要叫你姐夫!”他扑哧一下笑了,没搭理我,继续打篮球去了。我们五六个人站在操场,那些人说:“这家伙,神气什么啊,不用你哥哥出马,我们就把他搞定了。”

那天以后,王凛就倒霉了。哥哥的跟班们总在放学的时候堵他,半个月内他几乎每天挨一次打。挨完打的第二天,那些人就去问他答不答应,他沉默,就再次挨打。

关于王凛的谣言,渐渐就多了。有的说王凛上初中的时候就不是什么好学生,偷同学的东西被抓住了,跪在地上求饶,同学才没把这件事传开。有的说他先后谈过七八次恋爱,没成功是因为总想占别人的便宜,所以那些女孩子就和他分手了。

我不知道我那些哥们儿是怎样想出这些谣言的,绘声绘色,有趣极了。我把自己也加入谣言,我说王凛已经屈服了,已经和我恋爱了。我说王凛求我,只要我不把他偷别人东西的事情说出去,他就和我谈恋爱。

但是我没有想到,事情闹大了。学校老师大概是听见了风言风语,要找双方的父母。我的父母常年在外地做生意,一时找不到,只找到了王凛的父亲。

听说班主任和教导主任将王凛的父亲叫到办公室。王凛的父亲是军人,没听老师说几句,就到教室里揪出王凛劈头盖脸地打。老师赶紧阻止,说这事还没有确认,你别着急,等问清楚袁晓棉再说。

在学校门口,我被王凛的老爸堵住了,学校领导也来了,我爸爸闻讯也赶来了。王凛的爸爸打王凛的时候,他不躲,拳头落在他身上、头上。我哭了,害怕、绝望和走投无路交织在一起,我再也不像个大姐大,很没出息地哭了。

我忘了那天是怎样结束的,只知道后来我们都走了,王凛却没有离开,他爸爸把他打伤了,他留在医院缝针。

王凛一个礼拜没有来上学,一个礼拜后在学校出现的时候,我已经办妥了转学手续,我们不再是同学。只是听说,因为他父亲的耳光,他的听力受了很大影响。听说整个高中,包括后来的大学,王凛一直坐在第一排,因为他一旦调换位置,往往听不清老师讲什么。

高考结束,是我最后一次见王凛。那时候原本成绩很好的王凛,考上了一所不好不坏的大学,而我落榜了。

几年后,我慢慢鼓起勇气,打听王凛大学毕业后的下落。听说王凛配了助听器,听说王凛毕业后并没有像他希望的那样入伍,是因为他的听力不合格。

而我趟过青春那条湍急的河,已经是一家小店的店主,一个不漂亮却温和善良的女子。我在网上看到一段视频,一群学生侮辱一名女生,让那名女生脱衣服,在屋子里跑步。我想起了从前的自己。

青春期的孩子正因为不懂规则、执拗和没有主见,是最自私、最残忍的人。我丝毫没有考虑过自己认为的小事会带来那么严重的后果,伤别人伤得那么狠。我知道,我是真的对不起他,这一生,这句一直没有说出口的“对不起”,将永远煎熬着我。

【趟过青春那条湍急的河】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