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奔梦

手执一卷诗书,却不读。案几上的一盏澄澈碧绿的香茗,亦凉了吧。就这样,呆呆地独坐窗前,望着窗外的天空出神。天空很蓝,是被前天下的那场雨洗蓝的吧。蓝蓝的天上,一朵白云悠闲地飘着,自由自在,无羁亦无绊。望着那朵白云,心儿飞越千山万水落在了遥远的地方,又一次沉浸在我的私奔梦里。

私奔,私自一个人,是的,就一个人,背起简单的行囊,奔向远方。这个梦,一直以来,执拗地隐藏在我心底的深处。生命中的很多梦想大都被岁月的河流冲刷得褪了色,而我的私奔梦任岁月如何流转,它一直闪烁着诱人的光芒。

一张卧铺火车票,拿一本书,听一段音乐,安静在自己的世界里,不去打扰任何人,也不愿意让别人打扰自己。有时什么也不做,微闭双目听火车轰隆隆的前行,一站又一站。亦或,眼睛漫无目标地盯着车窗外的一条小溪、一棵树、一丛山花发呆,物我两忘。

一个人去爬山。避开游人如织的坦途,自己一个人择一曲径,迤逦而行。山峰耸翘,林壑幽深,古木寒岩,白云苍泉。一个人忘形于山水之间,将纷扰尘世中的一切烦扰,都搁浅到心外的一个角落里,随风向远。忽闻空灵古拙的木鱼声隐约传来,萦绕山际,循声寻去,只见一须发纷披衲袄芒鞋的老僧,叠手端坐在一块青石上。走上前,端坐在老僧对面,虔诚地听老僧讲一段佛经。清风如水,鸣泉历历。心愈加明澈与宁静。

一个人去看海。黄昏,远离喧嚣的沙滩浴场,漫步到人迹罕至的偏僻海边。几块嶙峋的礁石,海水一波一波地扑打着礁石和海岸。斜阳夕照,我坐在礁石上,独自一个人凝望着大海发呆。海水亲吻着我的脚踝,湿了我的裙角。海风吹乱了我的长发,遮住了我的眼睛。我静静地坐着,静静地。一枚美丽的贝壳被潮水冲刷到我身边,轻轻地捡起,对贝壳喁喁私语:我一个人坐在这里好久了,就是为了等你。

一个人去大草原。苍穹蔚蓝,牧草葳蕤,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我策马走天边。黑发飘飘,白衣猎猎。让深藏在骨子里平日不敢外露的桀骜不驯此时得到淋漓尽致的宣泄。累了,翻身下马,仰躺在草地上,数天空中慢慢飘过的白云。淡淡的暇思,幽幽的情韵,无欲无求,无波无澜。草原的夜,宁静,安谧。草原的夜空,深邃,浩瀚。我坐在草地上,看星光灿烂。夜风送来悠扬的箫声,隐隐约约,哀哀婉婉,一缕淡淡的惆怅在心底袅袅升起,一颗善感的心婉转了又婉转。

一个人去江南古镇。烟雨朦胧,寂寥而悠长的小巷,泛着幽光的青石板,斑驳的白墙,我撑一柄黑色油纸伞,着一袭白底碎花旗袍,优雅地走过,一抹淡淡的忧伤挂在眉弯,就像戴望舒诗中的紫丁香。我还想遇到一位皱纹里满是故事的慈祥老人,和他攀谈,听他讲一段古老而美丽的传说,还有世道的沧桑。

也许还会有一段艳遇,不问对方姓甚名谁来自哪里,不用过多的言语却很默契,相伴行一程,在日落之前挥手再见。

《化蝶》的优美旋律婉转响起,由小渐大,是手机铃声。拿起手机,女儿柔细的声音传过来,妈,等我放了假我们去旅游。放下手机,儿子蹦跳着过来,仰着小脸问,妈妈,暑假里我们去哪里旅游?我的私奔梦哟!唉,轻轻的一声叹息,为破碎了的私奔梦。

抬头看,那朵白云已飘向更远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