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一支烟,燃一份心情!

 有人说:饭前饭后一支烟,赛过活神仙!
  也有人说:男人不烟,枉活在人间!
  我是凡人,不曾想为一支点燃的烟而收获神仙那份快活;我是男人,但我从没有因我吸烟就标榜自己是男人,因为有的人不烟也叫男人。烟,于自己而言,仅仅是自我的一种爱好,没有理由也没有原因,就似一日三餐真实与自然。
  每一次,当我随意掏出一支烟点上,深深的吸一口,然后慢慢的吐出,看淡淡烟雾飘逸无影,闻淡淡烟味浸鼻沁脾,于是乎心间刹那间心情就释放,惬意而轻松,欣然而舒适。
  人与人相遇相逢,无论是朋友、同事、亲人,总在刹那间自然的递上一支烟,于点燃的瞬间,话也自然从唇中流泻,少了陌生而多了亲切,少了做作而多了真实。有时烟于人,总在悄然无声的充当着一个角色*,那就是缩短一份距离,接近一份心情。
  我喜欢烟,这份喜欢不在于烟的品种优劣。有时点上一支香烟,甚至可以不吸,凭烟星闪烁,凭烟雾随意而飘,我只享受香烟燃烧短短的过程里,心绪也融于那支烟中,朦朦胧胧、隐隐约约,就这样的悄然的点缀一份心情,让自己静静的沉思,让自己淡淡的忘却一切……
  从古到今,男人烟仿佛天经地义,随着岁月的流逝,如今女人烟已经不足为怪。曾经只许男人烟而女人却不能,现在想想,那只不过是世俗的一种划分与定位。
  记得有一次,我与朋友相约茶吧喝茶。就在我与朋友烟来烟去侃侃而谈过程中,不经意之间我发现在茶吧靠窗一隅,独坐着一位女人,她的纤指正夹着一支点燃的烟。
  她吸烟的姿势很淡雅、优美,我静静的注视着她,仿佛有一种无形的魅力吸引着我。只见她左手支在桌上,食指与中指夹烟,烟静静的燃烧,淡淡烟雾飘浮,大拇指与小指、无名指自然变幻成形托住脸腮,一双凝眸静静的注视着窗外,偶尔她把烟放入唇中,轻轻的吸一口,烟雾淡淡从唇间吐出,缕缕飘散升腾,在那随窗而入的微风中刹那无影无踪。她的表情自然而恬淡,仿佛的她正若有所思、所悟、所感……
  曾经自己的思想里,总感觉女人烟是很不文雅的一件事,一看见女人烟,我就仿佛联想到影视剧中那些所谓的红尘女子。可那女人、那支烟、那扇窗,如此和谐构成的景致里,让我第一次真实为烟的女人而驻目欣赏。
  我的烟瘾很大,一天一包让我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开心时、烦恼时、静坐时,总会不经意的掏出一支烟点上,仿佛当我点燃那支唇间的香烟时,心情也随之而放松洒脱。妻子曾无数次劝我少吸烟,而我每一次总是笑而不语,我无须解释什么,或许妻子不在其中,永远不知其感的。
  曾经我也试着让自己远离香烟,可一次次我终告诉自己多半失败。当烟于自己当成了一种爱好,让自己忽然之间放弃时,心里还真的几份难受与痛苦。每当自己坐于电脑前,敲动键盘写着自己点滴的心情文字时,如果没有那支烟,总感觉仿佛失落了什么似的,心神不定而无法让自己的心绪安静,指尖总感觉敲出出的文字零乱而无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