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手在午夜两点半

牵手在午夜两点半

中国美术学院建筑艺术学院/冯 华

在午夜两点半牵着手走过大街,我们隐身于熟悉的生活里,没有人来打扰,也不会被熟人看见,这是你想要的。你的真情流露,不再小心翼翼地藏着,这是我想要的。这注定是见不到光的爱情,两个单身的男女,本该有的美好却在你阴暗的心里长成疯狂的欲望,最后也蔓延到了我心里。我曾经那么不忍心放手,流连在这份畸形的痛苦中并快乐着,如啜饮着罂粟的汁液的一缕晨光。而你愈发得意了,沉稳朴实的脸上被狰狞卷起一道道的褶皱,对了,那是你的笑容,你额头上的纹路一直印在我的心里。我曾幻想从那个牵手的午夜,我们就可以一起走了,一直走到我的憧憬都没到过的地方。可惜,我醒得太早,可惜,你得意得太早。

终于,时光又从我身边醒来了,我从无数个自己的午夜两点半醒来,带着叹息的面容,重新适应阳光下的生活,我一个人的生活,或许一直以来,就是我一个人的生活。除了午夜两点半,你属于所有的野心,午夜两点半,你属于自私的自己。把放任自流的感情收回来,我手提一只漆成红色的木桶,用最笨拙的方式,一次次走回深夜的暗道,走回那条街。这是解脱自己的方法,重饮旧事,重新回到罂粟的花朵上,直到感觉不到伤口的位置,直到这条街与其他的街道变得一样,直到我再也找不到人口。对你开启的门,关上了,虽然我并不确定那里是不是仍然关着另一个自己。

终于,我在自己的生活里重新发芽了,长出了新的毛发,换上了新的衣衫、新的鞋子。新的空气和泥土里,少了很多咸味。烟雨江南,柳絮缠绵,割不断的细雨,都是殷切的倾诉。生活在伤口上长出一棵太阳花,慢慢吸取仅存的一点怨气,慢慢开放一点点热情,即便在阴雨连绵的五月,在无眠的午夜两点半,太阳花一直在心里开着,那样柔弱的纤纤腰肢,举着笑容,举着对生活的热爱。

终于,午夜两点半,在我心里变成了美好的事情,变成了可以怀念的心情。我试着用江南的午夜牵手那个海边城市的午夜,牵起曾经被遗落的自己,牵起被忽略了的星光满天,牵起拥有美梦的每个夜晚。

牵起属于未来的另一个繁花满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