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落秋夜衣初凉

雨落秋夜衣初凉

甘肃成县老年大学 李亮

雨落秋夜衣初凉,轻轻地披上了一层忧伤。我在街口的路灯下撑着雨伞,分明听见了初遇的眼眸顺着伞骨滑落,一颗颗地滴落了眼泪般的雨珠。凝视伞尖的雨滴,隔一秒断断续续,如等你的微笑从心里顺目光凝聚。

微凉的夜风,伴着窗外的雨声,湿漉漉的一地,我迷恋上了圆润晶莹的雨滴。我多像这秋夜的雨声,过叶而滴,一声声吧嗒吧嗒落地。红了的枫叶,绿了的芭蕉。等候秋夜的雨,如庭院的空寂。初凉的秋衣,我轻轻醒来感觉到一种温暖,像母亲掖着被子裹紧你甜香的梦。我累得像个小孩,在梦中胡乱地抓着厚实的衣裳。

这落雨的秋夜,周身初凉。

秋雨之声,淅淅沥沥,如我将要凝结的心绪,在凌晨的窗口蔓延。树叶一般的肩膀,雨滴落下来刚好浸润身心。寻找一片树叶落脚,是我前世就选定的今生。听得出我酣睡的气息宁静了一个秋的夜晚,连虫儿都静静地睡去了,而我在梦里朦胧地听着细碎的雨点。雨落秋夜衣初凉,夜深阑珊加了件衣裳。

白露,追秋而深切。夜雨也追着秋天漫步,我在夜里一遍遍地悉数耳听。不经意从身旁而落的黄叶,坠在我疲倦的身旁,作了片刻停留。轻叹天凉好个秋。我在秋雨里挣脱奶奶的怀抱,踢走轻抚的梦。如果我是落光了叶子的树干,是否如梦里的孩子;如果我离不开树叶的远去,秋天怎么走来又走去;如果夜雨还是不停,衣凉不知谁来的关心;如果我没有恰巧在梦里惊醒,咳嗽的声音和雨滴一样不知洒落在哪里?我满目的迷茫,随秋而归。

我如一片零落的叶子,不知不觉疲倦地蜷缩在家的沙发里。等到迷迷糊糊的时候,我辗转翻身,一股温暖包裹了我。

秋声的禅语,是我在梦境里依稀感觉爸爸出门时披在我身上的那件棉衣。我不知道自己劳累过后的身体,是如何像秋天的落叶般蜷伏在沙发里熟睡的。禁不住家的温暖的侵袭,我的眼皮不知不觉就黏合在了一起。我缩紧了身体,在初凉的寒夜里。爸爸出门的时候,突然发现我如酣梦的孩子。他习惯地顺手丢一件他的棉衣盖在我身上,我恍若在梦里瞥见了爸爸丢下衣服的瞬间。我快要站在秋天的旷野里成为一株大树了,但父亲仍用苍老的枝叶护佑着我。他夜夜为我掖被子的身影,出现在我懵懂的梦里。仅仅是一件棉衣的款款柔软,就惊了我梦萦的心神。我好像看见了那轻轻落下的棉衣和爸爸俯下身子时一个熟练的动作。等我慢慢醒来,窗外的秋雨依然悄悄滑落。我拿起盖在身上的棉衣,雨滴的声音浸泡了一生的珍惜。

如若听雨,秋夜的初凉就如加件外衣在我的身上。如若寻你,父亲的爱就如秋夜的细雨滑落伞骨,等候我在伞下听雨。你若是位踟蹰的姑娘,我就撑着雨伞在街灯的路口等你。你若是流年后的雨滴,那父亲的梦里可有我在秋夜的雨里为他添的一件棉衣?我是父亲牵挂的孩子,父亲是我至爱的亲人。他经得起冬雪的霜华,尽管他容颜已改,满鬓白霜,我依然记着他在秋夜的雨里添一件衣服的习惯。

他是我的父亲,微胖,少言寡语。他关心我,他的关心总在我最需要的时候,总在我最受伤的时候,总在我坏习惯的背后。他不怎么说关心的话,这多么像他走路蹒跚却倔强的样子。我每次从家里走出的时候,他会喏喏地嘱咐一声。我生病的时候,他煎好一碗中药放在我身边,还有一杯温凉的开水

雨落秋夜衣初凉,是否还留下了一种忧伤?汽车辗过冰凉的雨水,忽然传来丝丝的芬芳。

雨落秋夜衣初凉,多加件父亲的衣裳。无论你身在何方,听见秋雨觉衣凉时,别忘了父亲加的那件衣裳,温暖便永远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