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问起,就说已忘记

有人问起,就说已忘记

猪小浅

眸子里有月亮的颜色

2014年秋天,我和唐禹安在分手一年后,低调地复合了。

那是个极其普通的周五,早晨醒来,手机上收到一条短信:以后记得早睡。确定号码的主人是唐禹安时,你一定想象不出我有多惊讶!下意识地发了个问号的表情过去,他很快回复:昨晚12点,看到你微博的关注人数是157。早上六点醒来,变成了158以后要按时睡觉,别熬夜,知道吗?

我对着这行字,愣住了。

原来分手的这一年,我们并不是音讯全无。这个当初在我眼中有点儿粗线条的男人,竟然在微博上悄悄关注了我。怎么说呢?那种感觉,夹杂着一点儿小虚荣,还有几分小甜蜜。以至于当唐禹安打电话约我吃饭时,我答应得很痛快。

约在了徐家汇那家我们常去的餐厅。唐禹安点了我爱吃的板栗烧菜心和咖喱鸡翅,而我让服务员特意给他准备了一碟生抽。这就是旧爱的好处,你的喜好早已留在对方的心里。

那顿饭,我们吃得缓慢而舒适。回去时,唐禹安安静地开着车,车里有柔软的女声缓缓流淌,我的心里渐渐滋生出一种眷恋的情绪。

在楼下挥手告别时,唐禹安突然说:“夏妍,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眼前的这个男人,眸子里亮晶晶的,像是月亮的颜色。然后一个吻,猝不及防地就落了下来。

旧爱复合,并不需要多么惊天动地的理由。只是时机刚好,我们就重拾了旧情。

年华和爱情像香水一样挥发掉了

我和唐禹安的旧情,有那么一点儿老套。

时间往前推4年。2012年夏天,我在公司第一次见到唐禹安。这个男人从头到脚,都刚好符合我的要求。再深入了解一些,他三观纯正,思想靠谱。所以,爱上他,是件非常容易的事。

真正在一起后,我常常追着他问,第一次见我是什么感觉?他不假思索而又霸气地说,只想快狠准地将这个妞儿拿下。我听得心花怒放。

起初真是好奇啊,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一个人,完全是自己的另一个版本!我是热闹的,他是安静的。我是张扬的,他是含蓄的。我们原本是象限里不同的点线面,却有了完美的交集。爱情最饱满的时候,恨不得天天黏在一起,厚重得像吸过水的海绵。

可这样的甜蜜并没有维持太久。性格相异,容易一眼爱上。但时间一长,就连各自的喜好,每天都能相互损几句。譬如我迷恋李敏镐,唐禹安以偏概全,说我没深度;他喜欢摄影,我以点带面,嘲笑他花钱玩伪艺术我们唇枪舌剑,据理力争,不妥协不退让,渐渐就有些不耐烦。

年华和爱情,大概就在这个过程中,如同香水一样挥发掉了。

后来,我们以两个月,一周乃至三天的时间,作为分手频率。最后那次分开,我以为会像之前无数次那样,只是一句“不要走开,马上回来”的广告词。冷静一下,想想彼此的好,就能重修旧好。但实际上,我们各自僵持了一年的时间。

一年后,这个男人像是隔了几个世纪一样,重新回到我身边。

当天晚上,唐禹安在微信上抒情:真害怕再丢了你,真想马上将你娶回家。我们再也不要走散了,好不好?我在这句话里,湿了眼眶。

努力就能圆满吗

久别重逢的感觉,新鲜,且微妙。这座城市由秋入冬的时候,我和唐禹安之间还是不可避免地转入平淡期。

似乎和之前一样,仍然是为小事,争个高低。但又似乎和以前不一样,因为想要珍惜对方,我们下意识地变得小心翼翼。就连吵架这件事,也不再那么酣畅淋漓。

我和唐禹安就像两只试图拥抱着相互取暖的刺猬,在拔刺的过程中,变得异常脆弱。唐禹安说话的声音大了些,眉头皱了下,或者只是少给我打了个电话,我就觉得他是不是讨厌我了。

我猜这种如履薄冰的感觉,唐禹安一点儿也不比我少。他刻意讨好的表情,真让人沮丧。

11月的时候,唐禹安还特意和我一起去听了李敏镐的演唱会。其实我没指望他陪我,但他佯装吃醋地说,我就要去会一会你的男神,怎样?我知道,在爱情里,他和我一样,深切地害怕再一次失去。

就像那次唐禹安没和我打招呼,就和摄影发烧友去了外地采风时,我也努力克制心里的不痛快,只是在电话里假装平静地说,早点儿回来。

我们都天真地以为藏起自己的心事,对对方宽容一些,就能避免重蹈覆辙。实际情况却是,两颗心仍然不可控制地越走越远。

深夜,我忍不住在微博上感慨:努力的话,真的就能圆满吗?刚发出去,Ken在QQ上敲我,这是怎么啦?压在心里的那点儿不痛快,像爆竹一样噼里啪啦地落在键盘上。抱怨完,关机睡觉。

Ken是单位新来的同事,最近在追求我。爱情最好的状态,好像永远停留在追求阶段。就像现在的Ken,会为了我的一句话而疾风骤雨,也会为了我的一条微博而陪我聊至深夜。

这些,我在唐禹安那儿,早已无所奢求。我承认有那么一刻,我几乎就想放弃了。可唐禹安从外地归来后,突然没有任何预兆地求了婚。

心里下起了茫茫大雪

我并没有犹豫太久。用闺密的话来说,旧鞋更合脚,重新去爱一个人,多费劲儿。而我没告诉唐禹安的是,在他回来的那晚,我无意中看到他的手机上,有女生发来的暧昧短信。

也许去领个爱情证书,就能自动消除那种随时害怕失去对方的忐忑吧!从此,即便不能固若金汤,至少不用再患得患失。

但是很遗憾,我和唐禹安从畅想婚礼细节开始,就完全不在一个轨道上。我想DIY喜帖,唐禹安坚持买现成的;唐禹安想办中式婚礼,我坚持要穿婚纱;我想找熟识的朋友做司仪,唐禹安坚持要交给专业的婚庆公司

仅仅只是随口说说,我们的想法就南辕北辙。争到后来,我忍不住朝他吼:“你为什么要一直跟我唱反调?实在不行,还是分手吧!”

这话一出,我和唐禹安都愣住了。

我想起我们上一次的分手,其实也没有什么天大的事。那天在电影院选片时,我和唐禹安各执己见,谁也不让谁。后来他说的那番话,和我现在说的如出一辙。

原来转了一大圈,我们又回到了原点。就连分手的场景和原因,都似曾相识。再坚持往下走,只会更加心灰意冷。

唐禹安离开的时候,给我留了一张字条:我尽力了,对不起。

我想说的是,我也尽力了。

之后的很多个夜晚,每当想起唐禹安的时候,我的心里好像下起了茫茫大雪,一片空落落的难过。偶尔还是会自作多情地觉得,我们之间断不了。

但我和他,终究非常默契地谁也没有联系谁。

再爱也不回头

一直到2015年2月,我和唐禹安在电影院大眼瞪小眼地看到了对方。

彼时,他的身边没有红袖添香,我的身边也无帅哥作陪。唐禹安笑着说,不如一起吧。然后他将手里已经买好的电影票扔进垃圾桶,和我一起看了正在全国重映的《甜蜜蜜》。

电影里的人生真是好啊,黎小军和李翘失散多年后,在异国的一台电视机前重逢,缘分真是妙不可言。只是,剧情在他们重逢后就戛然而止。电影没告诉我们,重新在一起的两个人,会不会相爱到老。

出了电影院,我和唐禹安并排走在街上。繁花似锦的夜,真适合在灯火阑珊处再一次牵起对方的手,说,其实我爱的人还是你。

我们深切地爱着对方,这一点千真万确,毋庸置疑。一段感情分不掉,一定有它的甜头。但一段感情一直在分分合合,也一定有它不能长久的理由。

走着走着,刚好路过一家音像店,里面有个声音缓缓地在唱:其实你我这美梦/气数早已尽/重来也是无用

重来也无用,我和唐禹安像同时被击中。下一个路口,我们礼貌而客气地挥手告别。我想这一次,我们的故事真的到此结束。如果再有人问起,就说一句“忘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