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雨心事

南国的雨是不分四季的,总是在某个心事重重的天气里的下起。落在离人的眼眸里,落在无边的心湖里,落在沿着屋檐滴下的时间里。

分别以后,我总是无端的喜欢这样的下雨天。细雨刚下时,你是看不见也听不见的。你走在路上,一滴细微的冰凉滴落在鼻尖,还以为是织女的眼泪;你躲在屋子里,等你推开门,地面已被一层湿浸染了,像是暗夜里蔓延的伤感气息般悄无声息。你再看玻璃窗上,坍圮的老墙上,角落的蜘蛛网上,细细密密的写的都是雨的心事。

记不清是在那个小城的三月还是四月,这样的细雨下了一场又一场。我喝水,它便下在我手捧的杯子里,我翻开书本,它便躲藏在字里行间里,我听歌,它就伴着歌声“莎莎莎莎”落在耳朵里,我睡觉了,它便淅淅沥沥下在梦里打湿了梦的颜色。

你是在那个下雨天出现,撑着黑色的雨伞,穿着格子衬衣,在我遥远的对面。煤屑铺成的跑道被细雨打湿,黑色的煤灰屑沾在鞋边上,一滴雨落下,那黑色便在我白色帆布鞋上晕开。我突然有点不开心,不知是弄脏了鞋的缘故还是什么。前一天,听见两个女生说你第二天走。

雨还在细细密密的下,落地时都变成朦朦胧胧的烟雾缭绕在田径场上,我看着我们之间的那段路,恍惚有种时空交错的感觉。烟雨朦胧中,你走向你温暖光亮的明天,我走向我湿漉的回忆。在你右边的是还没长成繁盛样子的大树。等到夏天,树上缀满翡翠般的绿,它会洒下大片浓郁的荫凉,把阳光剪成细细碎碎的幸福的样子,起风的时候,地面的树影会幻化成一个个小风车,每片绿都是沁心的凉意。那时,会不会有人在午休时偷偷溜出来,脱下校服藏在这树下,然后光明正大的在这安静的校园游荡?就像我们一样。在我的右边,是鹅黄暖绿的田径场,有几处还是大地黄的颜色。记得你几次欲从中穿过都被值周的学生拦下,那女生带着善意的微笑说不要动了大地妈妈的胎气,你气呼呼地拖着我从主干道绕行,我问你怎么了,你一句“她动了我的胎气!”差点让我笑岔了气。

那些故事好像都发生在阳光明媚的天气里。阳光是纯净白皙的,空气是透明干净的,你鼓着腮帮子对着阳光大口喷水,于是一条彩虹出现在我眼前,从此我便以为这世界是没有雨天的。

我看见雨水打湿了你的裤脚,你鞋子上也沾了煤灰屑。抬头的时候,我们已是咫尺的距离,可是我看不清你的眼睛,好像你的眼里也是天灰色,我看不清你的脸,因为你好像对我笑了又好像没有笑。我看见一滴雨落在你肩上,你颤了一下,仿佛是青春所有的沉重都落在你肩上。你看着你前面的路,又好像看着我,我看着你,又好像看着我前面的路,我们都缄默着一直走完我们之间的那段路。擦肩时,一滴雨滴落在我鼻翼,我明明是撑着伞的。

到教室,一杯奶茶在我桌上。我捧着时已是温热,可那杯奶茶我好像喝了很久才喝完,仿佛那天的雨都落在了那杯奶茶里。

后来,我再也没遇见过你,这里也再没下过那么浓稠的细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