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场雪

那支天堂鸟,纯洁得不堪一击,只因一片殷红,尽染得堕落。

——契机

雨水侵湿我的眼睑,那道闪电在空中破裂,似乎宣告结束。

破晓了。

昨夜的我很憔悴。镜中白皙的脸上很脏,喘息之间仿佛尽是苍老的画面。紧闭双眼,锋锐的回忆刺中我的要害,那道疤痕裂开,殷红的一片在我的脚下流淌。

车水马龙之中,汽笛拉响了,什么都是无声的。

你踏上车厢,没有片刻驻留。埋头在大衣之中,看不到你的面孔。远远地搜寻你的一丝不舍,却无意捕捉到我的心痛;我想你肯定是知道 我在你身后。
雪一片片落上我的睫,瞬间融化,湿漉的感觉,让我有了哭泣的理由。

疤裂了,那一支天堂鸟,依旧如往日开得平静,却纯洁得不堪一击。那片殷红流淌,只是如此,它便顷刻染得堕落。丢掉天堂,或许我应该选择火色的玫瑰,至少它的艳丽不至于让我冰冷。

当我再回头,你已经离开。

雪一片片落进我的眼睛,瞬间融化,让我拥有抛弃的借口。

也许回忆只是幻想,不愿幻想破灭,便选择回避。让记忆在沙漏中消磨,最后,连一丝痕迹也不见。然而,在金色的阳光下,什么也无法隐藏。那细如光阴的沙,水晶般透明,却总是有人会发现。因此,我不选择回避,选择放弃。

放弃回忆,是干脆而潇洒的果断。

雪,终于落入我的心底,那一丝丝的冰冷,让我窒息,无处可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