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秋登高

 二十四节气中,立秋是最叫人哀愁的。你分明还听到窗外的鸣蝉不止,日历本却告诉你秋日以来,是该收收盛夏的心了。

翻了翻日记,今年的立秋,是多云,但一过立秋,就是连绵的秋雨。那天从天气预报上得知接下来的雨,趁着天气尚好,忙往着山里赶,想最后,再最后看夏一眼。

这山倒是平静的,并没有因为秋的到来而慌乱,依旧安静地匍匐着。脚下这条山路,是起初是为了开山才开辟了,后来不知为何就没开山了,倒成了附近人晚上散步的好去处。嶙峋的石块嵌在发干的黄土上,走上一步能闻见粉尘的味道。

山路的一边是山,连绵上去全是不高的树木,全都安静地站立着,他们还没有感受到秋的感召,依旧碧绿着。也有老人在此开田,种了些花生红薯上去,叶子长得挺旺盛,应该能丰收。

另外一边则是很开阔的,一眼望去能看到山下的楼房农田,一块块分割得不整齐又不杂乱,田里多是芋头之类,远看倒是像荷叶海。我站得地方无风,但远处芋头叶子随风摆动着,它们比我更喜欢秋天吧。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突然一阵风打过,身上的汗一凉,人打了个踉跄,才真正感觉到,秋天应该近了。在这儿站了会,这天也微微暗了下来。静立着,能听到草丛中有鸟鸣,蟋蟀也开始轻轻叫了起来,他们在草中活得很安适。

我听了一会,猛地想起还未去山顶看看,急忙动身,往着山的更高处走。越往山上,路也越陡,所幸平日走得人不少,竟走出了些阶梯来。走着走着,风也大了起来,四处沙沙响,无暇去看它们,只想去山顶看看。

闷声走了约莫二十多分钟,当道路渐渐平坦起来的时候,我也知快到山顶了。抬头一看,那面前人插上去的红旗迎着风,肆虐地摆动着。终于到了山顶,我松了口气,抹了把汗,咧开嘴笑了。

随处找了块黑色的岩石坐了下来,平复着呼吸。说是山顶,其实这块顶上的平台也挺大,除了中间的土路,两边已经被齐腰的杂草所覆盖了,除了大片大片的 芒草,还间着柴草杜鹃叶之类,最小的是狗尾巴,就长在路的最外边。都是人间四月,山寺桃花方才开放,可这秋日在山间,却也来的更快。不少草已经渐黄,芒草 那绒绒的花儿发白,压得茎弯曲了,风一来,一大片的草就整齐地往着那边扑去,黄绿相间,随着风的方向,黄绿的比例也不一,似是夏与秋的共舞。我站了起 来,看着这场群舞,又抬头看看远方,那儿是个海口,一座桥架在海前面的两座山间,忽然有辆火车出现,向着山的那头奔去,带走了夏天。

看看时辰,也不早了,风小了些,草也安歇了下来。既然已做过告别,没了遗憾,也就下山吧。走到山底,回头看,又是一阵风,迷了眼,恍惚间看到了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