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呆在北方的命运里

好多年了,我还是未能去你的城市,去呼吸和草原不一样的,现代又奢的空气;去走一走你常去的外滩,去吃和北方不一样的米;去爱和北方男人不一样的你…

我,一直呆在北方的命运里。

北方。你记忆里的东北,金达莱、白桦、白杨、白山黑水…你告诉我,那些雪花是你的舞者,曾多少千金的时刻,风都不忍打扰你和它们的缠绵;你还说,每每独坐,就会想起黑土地情结和青春里的一枝一叶,虽隔万水千山,你仍能听见,凛冽的北风在呜咽一个清晰的故事,一个美丽的传说。

那时,我多想,变成一瓣雪花落入你的掌心,让你的温暖把我融化为一片汪洋,如一个漂泊的游子,最后在岁月的消逝中找到归途。

可是我,一直呆在北方的命运里。

我的北方,有措手不及的阴云、坎坷的道路、丛生的荆棘、罪恶的花朵和爱情的背弃。

 

这些年,我被阴影笼罩,恶劣的环境里越来越难改变命运。我一个人逃,从东逃到西,却终总不出厚厚的围墙。甚至梦呓里,不断地咀嚼难改的乡音和眷恋。面对父母留下的老屋,看着厚厚的尘土和轻风,那种尖锐的疼痛,便以多种形式埋伏在通往你的路上,它们容光焕发,而我,日渐憔悴。

生命一如破碎的青瓷,错过就是错过。可面对沧海桑田,还是泪痕彻骨。

[当夕阳如血时,我常常想你,仿佛有一颗心的血从夕阳里溢出,溢满了北方的整个黄昏;当杨絮飘飞时,千片雪语,万种风情,也难抵你诗中的叹息。我的痛和你的痛弥合在一起,万里长天扬绢素,书写的,是我们南北天涯两端的相思点点滴滴。

我,一直呆在北方的命运里。

当幸福一次次摸挲紧绷的神经,思念和疼痛便成为一种习惯。你的城市在我的思念里渐行渐远,海市蜃楼般地在梦中萦绕,疼痛却越来越清晰,宛若一个万劫不复的深渊。

苍凉。苍凉何止是我一个人的命运,还有你。

因为,我已经开始了可怕的绝望,我们都知道,绝望会令人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