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我来了

今夜,我来了。我带着小雨而来,用尽悲凉。寂寥的火车鸣笛,空旷的思念无边。

我多像一尾鱼,在惊涛里沉浮,在平波止水中飘游。在无法真正靠岸的日子里,挥霍身体中搬不出的动词,一次次,用泪水打湿零乱而寒冷的幸福?

面对瘦瘦的船只,纤细的灯影,沉默的湖水,伸出胖胖的手指,指点远景,苍茫而雾霭迷离。灯火闪烁,若有若无。

今夜,我来了。背风面湖。临窗抒情。让每一次风的吹拂都饱经磨难,让水的每一次舒展都理由充足。浪花之吻,沙砾沉醉,甘愿沉浮。不知名的小鸟在岸边啄食,旁若无人,专注执着。

都说,透凉的内心更能盛装爱,我眼含泪水,多么想予这白色的圣湖以肃穆的清唱,多么想以远望的梦想复制这温暖的时光。

其实,每一片水域都有自己的历史。今夜,就在今夜,我把湖水深深阅读,如读一个人的内心,携带明媚的浅殇,在神秘和富足里寻找自己的阳光和希望。

这里没有所谓的硝烟,没有炮火,也没有战场。只有我一个人,静静地用想象的马蹄踩着细细的沙滩,将晦暗的往事轻轻入殓,然后用孤独迎娶一世的等待。

一生聚散。过错就是错过。烟波浩渺,即使苍茫也会记得。何况今夜,赶上一场锦年花开的奢糜,便无悔了。

今夜,我来了。如一尾浅浅的鱼影,留下淡淡的足迹和爱,然后离开,并把这一轮半月嵌入眼眸,去编织流年里的锦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