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雨

一个人在世上,总是在飘摇的途中,漫入嘈杂的市声,聒噪的尘土。
但是我的心里有座城,在我与过去和远方之间,一直和雨有关。

写出雨这个字,一些爱便开始分行,丝毫不用隐讳、借喻和夸张。
仿佛一辈子里注满的水分,被我的饥渴的亲情和爱情,细细啜饮。
我的身体似乎也一直缺少一些东西,比如一粒盐、一块冷铁,相互摩擦与交融,排斥又彼此渴望。
都与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才制造着一场场思念的灾难 。

记得八岁的光景,一个风雨欲来的下午,挣脱大人的目光,一个人挎着篮子去田野挖野菜。
雨很快的,长脚一样的飞来,那是我今生遇到的最大的暴风雨。闪电雷鸣,天空仿佛倾倒下来了。
我辨不清方向,四周都是泼下来的水,都是雨做成的帷幕。
我的冷静与从容也许就是那一刻练就的,穿上雨衣,蹲在田埂边抱着头。
我相信,暴风雨终会停下来,我的家,就在不远方,只是时间的问题。

雨不知下了多久,终于停了。
第一眼,我就看见了出来寻我妈妈,颓唐的坐在雨里,浑身湿透,脸上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
飞快地抱起妈妈,我才想起哭,大哭,我的执拗和任性让妈妈变得那么无助。
那一刻,我懂得了,永远不要让自己和身边的人绝望···是雨,练就了我的阳光和坚强。

长大了,爱上一个名字里有雨的男人,他有着海一样的胸怀,深邃、柔软又清凉的心事,
海浪般扬洒的笑声,醇厚的声音,重要的是,他爱我,更爱我们生活着的悲喜交加的尘世。
我如一只风筝,天空白云和翅膀都在他的手中,时刻被指引着,坠落的时候亦是无比安心。
尽管相伴的时光很有限,可是我总是能够得到事无巨细的关怀,澎湃的激情不减。

雨中之情愫,也少与他人雷同,比如浪漫,比如迷茫。
生活,何尝不是一场又一场的雨?这场雨和那场雨的不同,不过是一个如刀锋,一个如轻柔的手。
无论在怎样的凌乱不堪境地,从未失去秩序。也实在是一个粗枝大叶的人,不会为举止得体而翻阅书籍。
也不会把自己的生活放在显微镜下观察,我总是出错的,因为我是懦弱的天敌。
喜欢不打伞在雨中狂奔,雨后看到一些植物裸露的根茎清晰而真实。我想我的人生也如此吧。

常常在滴雨的夜晚,被风起云涌的文字伏击,雨水把我浆洗。洗成透明色,便适合裸奔了。
裸奔之后,便是裸睡,睡前把海和草原放在枕下,只为梦里垂钓。
一首藏头藏尾的诗,如晴天里的雨滴,让我感知与我对称的另一座城,有一颗心时刻为我跳动着。
那座三角梅簇拥的城市,有着整片整片的绿色和爱情,令我梦绕魂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