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告别寂寞和忧伤吧

黄昏,夕阳渐渐西下,河上有燕子飞来飞去。一阵的喧哗之后,各家的孩子被赶着回家吃饭写作业,极不情愿从河里爬上来,全身光溜还你追我打,一不小心陷进泥潭里,起来全身却是黑乎乎的,河边那些泥表面看是淡黄色,剖开一层后都是浓黑如炭。那时我的心情往往不自在,回首曾经拥有的一切,远去如烟,凡尘俗事弥漫心境,谁也看不清深层里的颜色。

那就是家乡门前的小河。河水常年流水不止。在家门前望风景,目光会不由自主的到达小河流,无尽追随那轻悠悠淌淌而去的水龙,冲刷过雪白的小石块,洗涤岁月的尘埃,清澈透底倒映淡淡白云。一个人孤独地站在河的尽头,感觉不到水源来自何方,也无寻找的决心。凉风有信,随波逐流却依附淡淡的忧伤,人生的追随,希望无尽处,亦希望偶可停留。 

母亲再也不拿着棍子在河边追打我了,静静的站在家门前,母亲从身边走过也不呼喊我一声。许是我长大了,许是母亲老了,眼神不好,没有看到我。

厨房里灯光暗淡,夜了,母亲蹲在灶边烧热水。火光映照中,母亲额上的皱纹尤为深刻,宛如悠悠的小河轮廓,也有无尽的忧伤纪录吧。我不敢打扰母亲沉沉的思索,有时站在她身边,听她低沉的唱着古老而凄凉的歌谣,母亲偶尔回头发现我在,便微微一笑,表情有些拘束,我便会马上离开。儿女长大成人,父母亲渐渐老了,小河流尽春华秋实,了解幸福只是瞬间也好、叹息生命容不得停留也罢,回首唯有一轮明月永挂长空。

昏暗的夜,一堆堆新垒起的稻草上,寒霜闪亮,我常坐在家门口小河边上望星空月亮,也许是逃避房屋间的空洞,也许是对外面有一种莫名的依赖,有时静静坐在家门前的田埂上,目光所能到达的范围,促使我暂时放下停留的念头,活着,总不能徘徊而忧伤不前。

夜晚是看不清小河流淌的,但依然可以感受得到潺潺而流的激情,我们的人生悲欢,也大多是感受而来的。我能感受互母亲的忧伤和爱,母亲能感受岁月的无情和沧桑,小河能使人感受孤独的夜晚和风。在空旷中,油然而起苏轼“把盏北望”的豪气,也渴望回归“素手挽弦”的朴素平淡。一人独处时思想是最难控制的,我常拿着一瓶酒,口袋里装满自己炒的花生,一啖酒,剖一颗花生,想一段往事,忆起一个人,整晚都这样,真够奢侈吧。回想起也是许久以前的事了,现在最常想到的是“婚前婚后,结婚十年”这样的话题,偶尔也有“身老沧洲”的悲凉感慨,总之,夜里是离不开忧伤的。

假若你想起我们牵手走过那条门前小河,你一定会有与我相同的感受。你是我今生最爱的人,当岁月的皱纹全部爬上你的额头,当你不再拿着木棍追赶淘气贪玩跳到河里的孩子,当你老得走不动的时候,亲爱的我依然像当初一样爱你,忘记今夜我也许忧伤,你也许同样忧伤。

但明天,我们又会相逢,我们又会牵手了!妈妈叫我来接你,亲爱的,你不用说出来,把它藏在心底深处吧,我们一起祝福她老人家,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