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寂寞和孤独埋单

爱在深秋的日子里,我不孤单,不寂寞,但心底依然埋藏着那份孤单。很长一段时间,我试着用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言行抵御它的侵袭,用双手将它在洗衣粉的泡沫中,用酒精把它灌醉在那个荒郊小屋......总是徒劳,梦醒时分,窗外还是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天空。

不知道打什麽时候起,我从漫无目的的凝望中挣扎出来,开始在电脑上清理记忆留下的痕迹。桌面上有两个文件夹,一个是“对不起”,另一个叫“伤心依旧”。一篇篇,将我写出的文章打开,一句句地读,一字字地咀嚼,然后将好的扔进“伤心依旧”,将不好的或是自己都看不明白的放入“对不起”。

有好几次,在整理文章的时候很是虔诚,象是面对着一个将消失的世界。我从来不是悲观的人,也不愿意把自己投入到与世隔绝中,自信、快乐、无忧无虑。可在浓雾弥漫的眼睛里,分明看见了一只飞了千百次也飞不出笼子的小鸟。

我知道了,有种孤单一直埋在心里,与岁月无关、与季节无关,也与爱恨无关。

就是在平日里也常常对对镜子,系系领带、刮括胡子,往一夜凌乱的头发上涂抹摩丝,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会不会苍老的距离在变短。

文字里的我和镜子里的我真的不一样,但我都喜欢,一个是心,一个是外表。不知道世界上是不是有“自恋狂”,但看自己写的东西时,竟沉迷在了里面,为曾经美丽的梦而笑,为离我远去的情感而又朦胧了双眼。

我知道,那个深埋心底的孤独和寂寞是与生俱来的。我十岁的时候它也十岁,我二十岁时它也二十,无关的岁月让它日渐丰满,无关的季节让它学会了春来发几枝,无关的爱恨让它疼入骨髓。象种子一样埋在心底,快乐的时候给我腹有诗书气自华的骄傲,忧伤的时候就一个劲地生长,由心到手指,由手指到键盘敲出的文字,在许许多多的文章里成为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泪水。

于是,心底的孤单和寂寞总是在夜里爬出来,有时候就是沾在鲜花上的露,捧在手心,传送在甜美的幻想里;有时候是吹起的肥皂泡,迎着阳光而上,在五颜六色中破碎,溅一脸的冰冷。

于是,孤独和寂寞时常出现在文字里,但那仅仅是用来陪伴我穷困潦倒的感情。

有时候,总也割舍不去对昔日伤痕的描写和对未来世界的渴望,触景生情,睹物伤心,无休止的爱和追求也总离不开那份孤单的浇灌。尽管不算什么文人骚客,但我的的确确将每一个梦和每一次放飞的牵挂,换成缠绵的诗和浸透伤痕的情感散文。

近日查阅杂乱无序的文章时,发现一个打不开的文档,点击一次就错误一次,不记得什么时候写的,不明白用什么格式保存的,不知道究竟里面有什么,只能隐约地看见文档的名字:心底的孤单。删除!删除!删除!来不及思想的我简单地把它丢进了回收站,然后怀着神圣的期盼清空我的回收站。

于是,我看见飞出的文档划出一个优美的弧线,从电脑里到我心里。一声脆响,我终于为寂寞和孤独埋下了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