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之外

城市里总能看的见。那高至云端,低于眼前可直视。偶尔是忧郁的蓝、孤寂的白、挂着画、或贴着各种颜色的海报。

是在小巷里擦肩,或是在长廊与其对望,也可能是那怎么走都离不开城市的大型迷宫,更有可能是那房里囚禁心灵的框架。

我常坐在一间过度粉饰的咖啡厅里,用一个下午,与妳倾听踢踏在那落地窗外,人们用脚步、喧嚣而成的合奏。也曾在那雨季里,反复地让雨的声音敲响我们沉闷已久的心。当然,不能少了,我们贪婪地看着那路过美丽女性的冲动之感,或视线总在那些情侣之间跳跃。

多半的时候我们会玩游戏,互相猜疑对街长椅上的人在想些什么。也会有看得入神的时候,或是不经意与他或是她视线对上的时候。

那时我便会想着,好像我与妳刚认识之时,用沉默写一首美丽的小诗,在那人们不停奔走的世界里,找到一段属于两人间的感情。我染上了些不好的习惯。就好比我会用指尖轻触着妳,让妳发出轻柔的笑声。有的时候的我也会过度依赖着靠着妳,冷冰冰地,就好像回到了孩儿的时代,在那炎热的夏天中,化解暑气的闷热,现今则是为了压抑心中那不明的痛。

妳少会提出自己的想法,也少会露出开心、不愉快的表情。妳看着我,就如同看着城市里的人们一样。那也如同妳的爱,那却总令我感到忌妒。

而在刚才,我在妳白皙的身上画了一个幽黑的洞,我企图从那里看见自此以外的世界,会是靠海的景,或望山的景,可那却让我的心,就像胯下般难耐的欲火。

于是我们分手。

我离开有妳的房,走过无人的街,穿过漆黑的巷弄,最终,我们又相遇了,在那倒映着白色月光的河畔旁。

妳是如此的美丽,而我却用平凡的眼光看待着妳。

想到此,眼泪,它忍不住地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