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天

昨晚在空荡荡的床铺上面睡得尤其好。还睡迟了,几乎8点才模模糊糊醒来。

地铁还是异常的挤,被人流推着进进出出。各种的人,男男女女,各种的年龄,各种的神态,都木木地插在地铁上面,仿佛很多奇异的植物。我总是埋着头,习惯了不会向上仰露出自己半死不活的脸。头发异常的乱,哄哄地堆在脖子和肩膀上面,痒痒的。不去管,反正只管低着头半闭着眼睛,然后听着报站小姐复制的声音。

大部分时候我会看书,只是今天没有,书都搬走了。然后又没有MP4,每当我感觉到没事可做无物可倚的时候,我就开始盯着东西看。我习惯自己手上必须拿着点东西,仿佛这样我的手才有存在的位置,否则,我不知道应该将它们放在哪里,它们呆得最多的地方就是我的文字本和画本和吉他板。出去了,它们就不知所措了。最近,我重新涂了一下金色的指甲油,但很快又在扫弦时候刮花了,像被什么鸟儿爪子抓乱一样,很难看。不过,也还是不管。我的手很害羞,于是我常常会将它们抱在怀里,其实就是抱着手的姿势,然后又半瞌睡的面无表情,于是,很多人会觉得我很凶,或者很拽,会多瞄我几眼,很不爽的样子。

我还是看我的。我最着迷的是人的鞋子。我自己很喜欢穿板鞋,converse系列或者回力的经典款,都很好。但我不是因为文艺青年才喜欢的,就那么一直喜欢。裸色的或者糖果色的平底鞋,缀着几何形状的大鞋头;高或者低帮的板鞋;仿Burberry的绑带鞋黑乎乎的;高跟,各式各样的高跟,鱼嘴,尖头,圆头,方头,粗跟,细跟,厚底,豹纹,炫色,黑色,带磨石的,带圆珠的,什么都没有的职业的,这简直是鞋子的世界。当然,还有凉鞋,Todds、我很喜欢Todds,一直没想去买,是隐隐觉得Todd是专为男生而设的,和板鞋有很大的不同。或许什么时候,我恢复男孩子那样的板寸短发,会跑去买一双吧。大地色或者黑色的。其实我还很着迷绣花鞋和老布鞋,觉得它们长得软软的,就像老奶奶的手一样,很亲切的样子。

除了鞋子,我会看各色的包包吧。自己不知道为何很喜欢背比自己还大的包包,隐隐觉得假如有危险可以躲进去……有人说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我不知道,有时候我是很敏感的人,会特别容易害怕。听说咖啡喝多了会有幻听,我最近的确有。不过高中有段时间也是这样,总听到有人叫我,或者在哭泣。哭泣的居多,就是那种实实虚虚的哭有时听到有时听不到。我怀疑是下水道有女人住着,然后她天天哭,天天哭,因为她的孩子被卡住了……

包包我喜欢看上面的装饰吧。反正很迷恋这些小小的细节,可能就是logo的位置我都会特别的在意……不过一般的包包我都不是很喜欢,今天倒看到一个女孩背着一个裸色的亚麻包,上面画了一棵枝叶撑开的大树,很是喜欢,简直是迷恋了一路。就盯着看。幸亏她从不往我这边看,否则会觉得我不怀好意吧……

然后,我继续看发式,看手机绳,什么都看一遍。好多好多色彩……

回到办公室又是被困住了……

现在好大的雨和雷,今天居然毅然不带伞,我想我疯了……

这几天的生活被各种水果包围着,芒果,荔枝(原来在广州它有个更好听的名字叫桂味)和黄皮果和香蕉,又是一堆的色彩。每次觉得自己可以一口一口吞咽色彩都很开心,就像幼时幻想自己可以吃到彩虹那种欢乐……

我想

静静地看着

人 流出那个隧道

再流入那个隧道

他们带着一样的表情

朝着我微笑

我喝着豆浆拿着馒头

在天桥下面等

红绿灯 只是它似乎

从不改变

人脸开始模糊了

我的脚被水漫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