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风的悲伤逆流成河

那一天夜里,天下起了好大好大一场雨,还刮着风。那风把本直直落下的也本该密密在一起的雨吹斜吹散。有人说过,在有月亮的夜里下起的雨,是月亮伤心流下的眼泪;在有星星的夜里下起的雨,是星星悲伤流下的眼泪。不过我相信那是夜里风的悲伤。因为我站着看了好久好久,风一直在咆哮,一直在咆哮,象黄河一样在咆哮。

我同情看风悲伤的人,每当黄昏夕陽快要落山的时候,余辉总能把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很长。看着夕陽慢慢沉沦的时候,也望见身影在慢慢的消失,最后被黑夜吞噬。当风的悲伤逆流成河,他将把大地淹没,狂笑着把人们融入自己的身体。恐惧开始象泡沫那样在他的涌动下不断的产生,当狂笑声和呼喊哭泣声搀杂在一起的时候,一支悲壮而恐怖的命运交响曲正在奏响。雷鸣的声音,电闪的光芒如黄河决口那般的潮水又似千军万马般的气势直面向你扑来。或许生命就此终结,或许生命就此结束了应翻过的一页篇章。不要说高尔基笔下的那只海燕,她可以在怒吼的大海上;在电闪雷鸣中,高傲的飞翔。但是在这里她只是一只海燕,一只平凡而普通的海燕,终究停止她的飞翔,终究告别她无数次飞翔过的天空。这时候胜利的预言家才在叫喊:“啊,勇敢的海燕,你可以在暴风雨中呼喊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但你却在风的悲伤中死亡。”

当风的悲伤逆流成河,在巴颜客拉山抑或是唐古拉山上,那永远的丰碑上刻着不朽的神话。在经过黄土高原的时候,古老的民族又唱起古老的歌谣,满天的黄土飘洒的是昭君的愁绪,边塞号角吹起悠长的悲壮的赞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