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足青年

 金色的大巴,穿梭在黄昏的时空,流浪的心,一点点拉开了和家的距离。前方的身影渐渐浮现出一个村庄的轮廓,孤独的心,贪食阳光的温暖,流泻的光线,亲吻远处碧绿的农庄,于是每一棵树,便都摇动起金光闪闪的玉发。一条遍染暖红色的江流,拥抱一只只归程的游艇,收起鱼钓的渔人,洋溢起心足的笑容,风儿刚从花丛里沐浴出来,抚摸田野里的生灵,散发兰花的幽香,几处散乱的房子,正安静地呼吸着,袅袅的炊烟,飘扬饭菜的香味。

 
一位孤旅的青年,背着一个蓝色的行囊,拿着一把古铜色的吉他,踏动缓慢的步伐,跨出大巴的门槛,黝黑的脸庞露出淡淡的喜笑。
 
我与他相遇在黄昏的古树下,正见他放下了行囊,取出古铜色的吉它,奏响了动听的旋律,悠扬的声音像溪水的欢唱,又像是江水的浩瀚,然后一路奔涌,流泻千里,最终融入大海的怀抱,给人一种阔达平静而又深沉邃远的震撼。我深深的站立着,内心处涌动着一种莫名的东西,我吃惊的望着他,他一动也不动,祥静的闭着眼睛,似乎在倾听遁入了虚空中的音乐。然后紧闭的双唇露出了笑的弧线。他张开了眼睛,缓缓的,黑色钻石一般的眼睛顿时闪射奇异的光芒,只在一瞬间的时间便又通通内敛回去,给人一种和善宁静的舒服。
 
他看见了我,微微一笑,我的身体顿时像是被呼唤了般走去他的身旁,和他面对面的坐着。此时的他一改之前的庄严宁静,反而是以一种轻松随意的样子和我聊天。
 
我们聊了很多,他说他来自遥远的地方,在过去六年的时光里,他一度背起行囊,逃离了学校,逃离了工厂的牢笼,逃离了繁华的街市,他独自流浪在陌生的世界,去开阔心灵的眼光。他还说孤独的心渴望理解,流浪的心渴望归宿,但哪儿才是心灵的家儿,他一直在行找。在六年的时光里,他从未停止过流浪的步伐,一路的游山玩水,遍尝人间苦味,修取玉佛禅心。虽远离了安定的生活,温暖的怀抱,立身于风雨的飘忽不定之中,但内心却是无比的满足。与我聊天,他很开心,听他说话,我也很开心。两只孤独的灵魂一经相遇,其内心必然心心相惜,那一晚,我们谁都没有留住对方,因为我们相互明白对方,当我目送着他离去的身影时,心中满是敬佩。
 
人生最大的幸福,来自于心灵的满足,一个追逐精神的灵魂,虽然孤独,却是无比的神明。抛却了繁华的城市,去聆听那原始的声音,去品味世间的沧桑,去感悟人间的苦味,是一份担当,也是一种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