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一束阳光

 东北风西北风肆无忌惮没完没了地吹个不停,片片飘飞的落叶层层叠叠,覆盖了所有过往的痕迹。不知为什么,每当这时心就开始望着那光秃秃的枝桠,荒芜、冰凉——真的想找寻一处温暖的地方,洒满阳光,照亮心房。

 
不太喜欢冬天,因为惧怕冬的寒冷。可我这一生,偏偏与冬有不解之缘,出生在12月的冰雪天,似乎注定了一生的凄凉,而后在所有经历的冬季都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等待——这个季节,没有颜色,没有花香,安静,沉寂。常常的雾霾天气,找寻不到一缕阳光,心情也随着这天气与忧伤不期而遇,便开始肆意地蔓延,即使不说悲喜不诉离殇,流落在指尖的总是淡淡的惆怅。
 
的确,在冬天这个季节,很多美丽总是被岁月覆盖了一层苍凉。寒霜浓厚北风呼啸,日子那么短黑夜那么长,干燥的空气季节的薄凉,连呼吸都感到好沉重。树上只有零星几片叶子在孤零零地摇曳着,一片片落叶,一层层堆砌,一堆堆沉淀,始终是找不到来过的痕迹。
 
风过无声,岁月无痕。生命里,总有些要随风,总有些要入梦,总有些要留在心里,总有些要悄然远去。当一种执念漫过记忆的墙,谁还在这个季节固执地守望?
 
等待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连时光也放慢了脚步,蜷缩在光阴的角落里,一个人取暖,一个人感伤。
 
空气里总是有一股冷冷的气流扑面而来,凄冷的风浸骨透髓,连呼吸都感到痛。一个季节的等待,心里的寒凉与日俱增,谁在那儿叹息,谁在写着无人能懂的篇章,谁又能感受到这寒冬里的凄凉?(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找不到一个出口,找不到一个理由,一行行跳动在指尖的文字,在寒冷的冬夜,不知道该落在哪里?一遍遍单曲循环那首熟悉的歌曲,墨香淡淡,遗落在岁月的素笺,写不完的惆怅,淡不去的念想,那些飘落在风中的记忆日渐风干,不知道何时已平静得无声无息,滴滴点点直到再也想不起来。
 
记忆像根青藤,枝枝蔓蔓,寸寸节节,缠绕在心里,只想把这一切都交付于光阴,连同时光一起远去。没有枝蔓,青藤也会枯黄,在心里留个空间,而不是全部。
 
总是想起电影电视剧中经常出现的画面:回忆亲人以往的样子是黑白的影像,只有回忆的主角是彩色的,我的脑海中就是如此。
 
黑白:一个呱呱落地的孩子,柔弱的小生命,一会儿似睡非睡带着有些无奈的叹息挣扎着,一会儿像瓷娃娃般地可爱进入梦乡。
 
彩色:欣喜的笑脸。
 
黑白:一个英俊的少年背着书包,手里举着一张卷纸在放学的人群中高喊:“妈妈,我打了100分!”
 
彩色:开心的笑脸。
 
黑白:那个已经长大的孩子很自信地走进社会,仿佛走进了无边无际的大海,在风里在浪里摇摇晃晃,有一天他突然领着一个女孩回到家,喃喃地说:“这是我的女朋友。”
 
彩色:幸福的笑脸。
 
……
 
大雪初晴的广袤大地,白茫茫一片,静谧而圣洁。霞光照耀,皎洁鲜润,光映万里给银装玉裹的世界涂抹了一层金粉,熠熠生辉。远远的,缀满白雪的枝头,在阳光的晕染下,泛着耀眼的光圈,刹那间会使人心生“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美丽得一错再错的幻觉。北风清冷拂过,纷纷扬扬如花般坠落,带着簌簌之声,零落大地,归于尘埃,只待暖阳化雪于无声,默默滋润冻僵的土地。
 
冲上一杯香气浓浓的咖啡,听一曲脉脉依依的旋律,包裹着暖暖的阳光,卷缩在一起低御寒气的细胞,贪婪地尽情地舒展着。沉醉在如痴如醉的歌声里,任思绪趟过千山万水,采撷一段时光,深陷在动人的故事里,默一段前世今生的尘缘,痴迷得入肺暖心,迷离的双眼有着晕醺的陶醉,阳光跳跃在凝眸出处,鲜活了冬季荒芜。心,也有了温馨的暖念。
 
与光对饮,感慨万千,生活琐碎,阳光沐浴,温暖和熙。我想阳光就像一位诗神的手,掏出一支神笔,写下了天上与人间的谐调,写下了人间的人情冷暖,写下了亲情、友情唯美诗篇,把爱情写得那么情真那么意切,唯美而浪漫,还写下了祖国的大好山河的壮丽篇章。我们被诗人哄着,歌颂阳光下的洁者,一半清醒,一半微醉。
 
踏着轻柔快捷的脚步,走进了明媚的四季,走进了网络与现实的生活圈。或许生活最有意义的,莫过于对生活最有感受的人。心若自芳,万物生灵,既使没有生命的东西,或许也有它存在的意义或者价值的所在,就好比阳光给我们披上了一件风光的衣衫,温暖如衣。
 
真的很想踮起脚尖,更接近阳光,触摸它的温暖,嗅着它的味道。让整个身心都沐浴阳光,浅笑安然。
 
推开窗,窗外是跃动的流光,温暖,美好。
 
等一束阳光,穿透云层……远方的孩子你还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