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地重游周公庙

 

离开家乡岐山三十年,平时忙于工作和生计,回老家的次数少之又少。2016年8月,儿子放假在家,我们一家三口回了一趟老家,看望了大姐和八十三岁的老舅,走访了几位表亲,给已故父亲母亲、爷爷奶奶上坟烧纸。中午在青化街道吃完正宗岐山擀面皮和羊肉泡馍,感觉时间尚早,又马不停蹄地去了我高中时曾去过的地方----周公庙。

八月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云彩好像被太阳烤化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在通往周公庙的路上,车辆和行人都很少,老远就看见民俗村五颜六色、大大小小的广告牌,像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许多店家看到有车经过,急忙跑出来招揽生意。

来到周公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庙外参天古槐和宽敞平坦的停车场,遗憾的是,只停了两三辆车。我高中春游时曾来过这里,31年之后故地重游,心情还是蛮激动的。老婆和儿子都是第一次来,我自然成了他们的导游和讲解员。

进入庙内,只见古柏参天,绿荫蔽日,花草遍地,清泉如镜,空气清新,游客少显然成了美中不足。我们在古树和殿宇之间穿梭,沿着青石铺就小路拾阶而上,慢慢走,细细看,不想错过任何一处哪怕很小的景观。哪吒太子殿好像是后来新建的,感觉殿宇和哪吒塑像似乎都小了些,是不是担心大了会冲淡寺庙原有的主题,这点不得而知。来到半山腰,看到艳阳高照,树影婆娑,听见鸟鸣啼啭,泉水淙淙。此情此景,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马上会浮现出一幅美丽的山水画卷……我们就这样一路走走歇歇,享受着这难得的空旷和寂静。

我给儿子说,周公庙是唐武德元年为纪念西周初期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教育家周公姬旦而修建,距今已有1300多年历史。从古至今,这里一直是人们观光旅游的理想场所。

儿子问我,周公庙里的周公跟“周公解梦”中的周公是不是同一个人?我告诉他,是同一个人。周公姓姬名旦,是周文王之子,周武王之弟,周成王的叔父,因其采邑在周,又为公爵,故称为周公。周公在儒家文化中享有崇高的地位,被尊为"元圣"和儒学先驱、奠基人,是在孔子梦中频频出现过的大人物,在儒教长期主导文化的中国,周公也就不可避免的与梦联系起来,因此,梦,常常被称为"周公之梦",或"梦见周公"。(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眼下游客稀少,估计有两方面原因:一不是庙会期间,另外,现在是旅游淡季。记得1985年前农历三月,正值庙会期间,春暖花开,人山人海。班主任蒲宏计老师组织我们班集体春游(这是高中阶段第一次春游,也是最后一次)。同学们租了一辆解放牌大卡车,从益店高中出发,欢声笑语,一路高歌,第一站去了蔡家坡五丈原诸葛亮庙,接着又来到县城西北方向的周公庙。那时候还是土路,这里还没有公交车,私家车更是少见,也没有这么宽敞漂亮的停车场,男女老幼从四面八方步行或者骑自行车赶来,除了看景,整天就是人挤人,人看人,美其名曰“跟庙会”。据说年年如此,乐此不疲。

现在想明白了,在那个物质极度匮乏和生活极其贫困的年代,跟庙会成了老百姓用来消遣和娱乐的生活方式,他们借此释放压力,缓解疲劳。

多年以来,我也一直认为,蒲老师组织的那次看似可有可无的春游,对我们这些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农村学生产生过巨大影响,起到了释放身心、开阔视野、增进友谊、促进交流、加强团结的作用,激发了同学们亲近自然、热爱生活的热情。这一点也在今年正月初三举办的高中同学三十年聚会上得到了证实,大家对那次春游念念不忘,纷纷表示要感谢班主任蒲老师。

那次春游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周公庙后山崖窑洞内有一尊汉白玉石雕成的玄武像,俗称“玉石爷”,据说是从唐朝流传至今的一件精美艺术品,当地老百姓传说用手抚摸玉石爷可治百病,头疼摸头,脚疼摸脚。那天,许多同学们为了摸玉石爷,在那里长时间排队等候。今天人少,不用排队,可以随到随摸,反倒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

这时有人建议说,上面还有新开发的凤凰山景区,景观不错。这个景点我在网上浏览过,效果是很好,本来也打算上去看看。鉴于时间关系,先留个念想,下次再来观赏,好东西要学会慢慢享用。

虽客居西安多年,一直都在关注家乡的发展和变化。我知道周公庙和凤凰山近年来很火,更知道这与十几年前媒体刊登的一篇题为“周天子葬在岐山凤凰山”报道不无关系,该消息曾轰动全国,震惊世界,让凤凰山南麓的周公庙一下子变得炙手可热,成了旅游行业的新宠儿,衷心希望老家岐山能借此机会得到大发展、大繁荣。

此番故地重游,可谓感触良多,最大的感受是,周公古庙今犹在,不见当年少年郎。随着时间流逝和年龄增长,对曾经以为百看不厌的周公庙,早已没有了昔日逛庙会的感觉。忽然想起世界上最残忍的一句话:不是对不起,也不是我恨你,而是,我们再也回不去。(文/武双安)